06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Unlight短篇] 玻璃瓶 (阿修帕茉)

。CP:阿修羅x帕茉
。捏造,私設定,星幽界對戰,OOC等,有複數的大小姐登場
。簡介:安安我家阿修當包給你打,泡沫疊完聖痕結果大小姐斷線了(X

參加許願池企劃的交換文
  人狼家園中迴響以童稚聲音哼唱的歌謠。

  身形嬌小、穿著點綴荷葉邊洋裝的長髮女孩--戰士們的「引導者」騎乘在希爾夫身上興致高昂的唱著歌。說是歌曲,其實只是引導者從其他戰士那邊聽到的,東拼西湊的不成調旋律,前一句還是激昂的軍歌,下一句卻變成哀愁的情歌。
  引導者邊哼歌邊在希爾夫身上手舞足蹈,希爾夫困擾的看向的帕茉,而帕茉回以苦笑。
  「抱歉哦,希爾夫。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難得引導者這麼開心。」
  希爾夫點了點頭,小心不讓引導者摔落,背著引導者繼續前進。

  由綁著辮子的訓獸師少女、龐大的神獸和情緒異常高亢的人偶女孩所組成的奇妙組合,他們剛結束在斬影森林捕捉魔物的任務,正在返回宅邸的路上。為了找回戰士們失去的記憶,這是既定的例行任務。
  由於收穫比預期的還來的好,引導者在一路上表現的十分興奮,帕茉也陪著她哼歌,見引導者這麼開心的模樣,帕茉便教她家鄉的民謠,那是帕茉的母親在帕茉年幼的時候教她的,還是孩子的帕茉和常常和母親一起在回家的路上一起唱著。
  童年的歌謠有著莫名的魔力,回憶伴隨著歌聲浮現在帕茉的腦海,儘管仍不完全,或者是模糊的片段,但是成長的故鄉景色和父母容顏卻十分清楚,帕茉的胸口佈滿惆悵的情緒。這就是所謂的鄉愁吧。
  像是感受到帕茉的心情,希爾夫以頭頂了下帕茉安慰她,明白希爾夫的好意,帕茉帶著微笑撫摸希爾夫。引導者不明白他們之間的默契,歪著頭看著他們。
  帕茉在前一陣子恢復了第一段的記憶。
  當時她和希爾夫在故鄉生活著,那是個與世無爭的村落,她和父母日復一日的度過平凡的日子,雖然她曾聽聞魯比歐那和帝國的戰爭,但她從未想過遙遠彼方的戰爭和自己會有任何關係,直到「那個男人」到來──

  在帕茉沉溺在回憶中時,她突然感到一股寒意。先是希爾夫查覺到有一道尖銳的視線,那個想法立刻傳到帕茉的腦中,在森林中成長的她直覺的想到是某種危險的猛獸,帕茉以警戒姿態靠近希爾夫,防備隨時襲來的攻擊,引導著也察覺了情況不對,趕緊滑下希爾夫的背。
  由於人狼家園接近宅邸,附近出沒的魔物也不造成威脅,使得帕茉降低戒心,甚至和引導者一起高聲歌唱。若自己的危機意識高一點,便會注意到到安靜的森林中發出這麼大的聲音,根本是向獵食者暴露自己的所在。帕茉在心中譴責自己。

  沙沙

  他們側後方的樹叢發出聲響,帕茉趕緊往聲音的方向看去,某種東西採在落葉上發出聲響,聲音逐漸靠近他們,帕茉將引導者護在身後,屏息備戰。

  在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中,撥開樹叢出現的並非預期的敵人,而是和引導者十分相似的女孩。
  正確的說,是同型的「人偶」。
  只有髮型和引導者有些微差距的人偶穿著一身白衣紅裙,那是帕茉十分熟悉的衣裝,她與引導者最初見面時,引導者也是穿著同樣的裙裝,在引導者擁有其它的各式服裝後,便很少見引導者穿著這身服裝。
  雖然人偶有著和引導者相同的外貌,但人偶並不像引導者那般有生氣,沒有任何情緒的臉龐就像人偶一樣……不對,他們的確就是人偶,從手腳上的球型關節像是強調這個事實而露在衣服外。引導者最初也是不發一語的安靜人偶,但是在不知不覺中引導者已經會說話、會笑,帕茉也將引導者當成了一般的孩子了。

  「什麼啊,原來是其它的聖女之子。不要亂嚇人啦!」
  最先開口的是引導者,她以鬆了口氣又略責備的口吻向人偶搭話,人偶一言不發的直盯著帕茉。與其說是面無表情,不如說像是在瞪人,帕茉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試著向人偶發問。
  「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呢?要和我們一起回宅邸嗎?」
  人偶搖了搖頭。雖然有些困惑,但帕茉猜測人偶大概是想表示她不是獨自一人吧。
  「呃……妳是和侍者一起來的嗎?」
  人偶再次搖頭。
  「聖女之子不會隨意離開宅邸的。妳是和其他戰士一起來的吧?他人呢?」
  引導者問話的口氣有些不耐煩,帕茉不太清楚聖女之子之間的關係,有時她們會相互交流,有時會讓自己所帶領的戰士戰鬥,彼此之間似乎有著奇妙的競爭意識。她曾看過引導者喜孜孜的和其他的聖女之子聊天,也曾看過引導者由於敗給其他的聖女之子而垂頭喪氣,甚至氣到哭出來。
  「……他在。」
  人偶指著後方的樹叢,帕茉順著人偶所指的方看去,一個男人無聲無息的從樹叢中走出,就像是從一無所有的黑暗中冒出來似的。

  看到男人的瞬間,帕茉甚至忘了呼吸。
  她記得他,他的容顏,他的聲音,他的名字──阿修羅。
  剎那間各種情感湧上帕茉的心頭,懷念與哀傷交錯出現,同時她感到胸中浮現一股無名的憤怒。

  「只有你,是不能原諒的……」

  在混亂的腦袋釐清思緒前,話語便脫口而出,當她回過神時來發現希爾夫正朝著阿修羅發出驅離的低吼。
  「你所謂的不能原諒,是指什麼?」
  阿修羅沉著臉,用銳利的眼神看著帕茉。
  「當然是……!」
  是什麼?帕茉著急的想開口,但是她自己卻無法解釋,事實上她對於阿修羅的記憶也相當模糊,雖然想起來了是他將自己帶往沙場,但帕茉自己也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說出那句話。
  引導者驚訝的拉著帕茉的衣角,追問帕茉是否認識眼前這個男人,但帕茉只能瞪視著阿修羅,一邊努力在一片模糊的記憶中捕捉關於阿修羅的記憶。

  「所以我才說要避開啊……」
  阿修羅對帶領她的人偶低咕,人偶不解的歪著頭。
  引導者似乎看出了帕茉的困窘,她不再向帕茉逼問,而是轉向人偶。
  「那個啊,他啊……叫阿修羅是吧,他還沒恢復記憶嗎?」
  人偶點頭回應。
  「嗯哼,所以你帶他出來是要和其他戰士對戰嗎?」
  人偶再次點頭。這個聖女之子似乎不怎麼喜歡說話。
  「好!帕茉、希爾夫,我們……」
  「……我當包。」
  在引導者正轉身要和帕茉討論對策時,毫無表情變化的人偶突然小聲的丟出這句話。
  聖女之子間的戰鬥有著奇妙的規矩,戰士們必須完全依循聖女之子的指示戰鬥。帕茉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當聖女之子達成協議時,由其中一方攻擊,而另一方毫不反擊的承受攻擊直到戰鬥結束。
  阿修羅似乎頗有微詞,但是人偶不予理會,阿修羅只得聽從人偶的指示。
  「哦哦,謝謝!我可以疊個九層塔嗎?」
  「……請。」
  隨後引導者便指示帕茉累積她身上的聖痕,期間阿修羅不發一語的看著帕茉。
  帕茉花了一點時間累積身上的聖痕,這是她與希爾夫獨特的戰鬥方式,當聖痕愈多,她的能力就愈強,此時她的身上散發著微微的光芒。
  只要一擊就可以結束了,只待引導者一聲下令。
  等了一會兒,還是沒等到引導者的指示,帕茉出聲詢問卻沒得到回應,她這才發現引導者不太對勁,引導者佇立在原地,瞪大了雙眼卻沒有焦距,接著就像是斷線的魁儡倒在地上,帕茉趕緊上前扶起她,此時的引導者眼神空洞,像是睜著眼睛睡著了一樣。
  阿修羅也因眼前的意外而感到驚訝,他不動聲色的看向人偶,帕茉著急的搖著引導者,希爾夫也舔著引導者的臉想叫醒她。

  「……沒有用的,這樣叫不醒她的。」
  人偶小聲的說著。
  「咦?」
  「要喝藥水……有帶嗎?」
  聽了人偶的話,帕茉才想起今天引導者都還沒喝過裝在玻璃瓶內、回復行動能力的藥水,由於原本預定在斬影森林並不會待太久,離開宅邸時甚至也沒有攜帶外出用的備品。
  「沒有……出門時沒有帶。」
  戰士們必須完全依循聖女之子得指示戰鬥。雖然是相當罕見的情況,但引導者現在失去行動能力,此刻的帕茉可說是不戰而敗。
  人偶和阿修羅互看了一眼,阿修羅以眼神向人偶詢問,人偶點頭表示准許,隨後阿修羅便抽出配刀,走到帕茉身邊。

    「弦月。」

  帕茉感到自己身上的力量逐漸流失,取而代之的是阿修羅的配刀發出耀眼的光芒,她明白自己的力量被奪走,此刻正凝聚在阿修羅的刀上。
  她閉緊雙眼,等著阿修羅將刀揮下,結束這場戰鬥。
  「唔!?」
  額頭傳來劇烈的疼痛。一時間帕茉搞不清楚狀況,但她清楚這並非是刀刃砍傷所造成的疼痛,她痛得以雙手遮蓋額頭,倒在希爾夫身上,待疼痛和緩了些,她才明白疼痛的來源──她被阿修羅用刀柄重重的敲了額頭。
  「好、好痛……你在幹嘛啦!」
  「這樣就算我們贏了吧?快點走吧。」
 阿修羅對帕茉不滿的抗議視若無睹,轉向引導他的人偶,催促她繼續前進。
  「等一下……阿修羅,拿瓶精靈之藥給他們。」
  阿修羅皺著眉頭看向人偶,他並不認同將自己的補給品分給他人的舉動。
  「拿瓶精靈之藥給他們。藍色的那個。」
  人偶又複述了一次指示,只見阿修羅一臉不情願的從腰包中拿出東西,粗魯的塞到處於睡眠狀態的引導者手上,接著便回到人偶身邊,一把提起人偶,朝著宅邸的反方向走去。
  人偶面無表情朝帕茉揮手,接著便和阿修羅一起消失在帕茉的視線範圍。

  當他們離開後,帕茉攤坐在地上,淚水因為發熱的額頭和不甘心而在眼眶打轉。
  希爾夫蹭了蹭了帕茉,感受到希爾夫在安慰她,帕茉趕緊擦去淚水,對牠露出微笑。
  「放心,希爾夫我沒事的。我們先餵引導者喝藥水吧。」
  帕茉伸手想拿剛剛塞在引導者手上的藥水,發現除了回復引導者行動能力的藍色瓶子,還有另外個相當眼熟的、裝著紅色藥水的玻璃瓶。
  是急救品。
  



  「你明明認得她。」
  當阿修羅和人偶走到離帕茉有段距離的地方時,人偶唐突的開口說話。
  「什麼?」
  「帕茉。你認得她,可是還裝成不認識。」
  「……」
  「之前遇到的,艾妲和佛羅倫斯,都不喜歡阿修羅。阿修羅沒有朋友?」
  「只有弱者才需要那種東西,真正重要的是力量。」
  「聽不懂。」
  「無所謂,總之只要繼續前進,就能找回我的記憶和力量了吧?」
  「對。」
  「那就足夠了,前進吧」

  阿修羅當然認得她,她的容顏,她的聲音,還有她的名字──帕茉。
  但至今仍未取回記憶碎片的阿修羅完全不明白她對於自己是甚麼關係,只知道看到她時胸口浮現了各種無法辨別的情緒,遍佈他的胸口,使他難以呼吸。

  「我的本意,你豈能理解……」
  阿修羅喃喃低語,或許他本人沒有發現自己無意中說出的話語。人偶看著阿修羅,她無法理解阿修羅或帕茉為何會如此。
  人偶和阿修羅繼續安靜的旅途。



--

似乎寫的有點亂,私設定為星幽界有很多個大小姐,每個大小姐引領不同的戰士,文中「引導者」是引領帕茉的大小姐A,「人偶」是引領阿修羅的大小姐B

阿修送急救品超小氣的,要送就送不死靈藥啦(x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