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OW]心愛的兔子(莫R慈)

※CP:Mercykill(醫鬧組/R天使/R慈)和moicy(莫天使)和莫R……嗎?
※大概是加比←安琪拉←莫伊拉,可能低CP感,可能算大三角
※反正是這三個人,CP潔癖或純BG或純百合派請自行迴避
※充滿許多不合理腦補和OOC





兔子,兔子,可愛的小兔子。
你也喜歡天使嗎?


莫伊拉一向不受動物喜愛。
例如她年幼時鄰居家養了條黃金獵犬,牠一向性情沉穩,即使是陌生的孩子將牠當成滑梯般玩耍、抓著牠的長毛弄疼牠了,牠仍是溫和的吐著舌頭,不曾對孩子們吠過一聲。
唯一的例外就是莫伊拉。
每當莫伊拉試著接近牠,牠便會露出牙齒發出帶有敵意的低吼。
飼主也對自家狗兒反常的舉動百思不解,但只要莫伊拉離開他們家院子,牠又會變回平常溫馴的模樣。
或許就是不合吧,不過是隻狗,不用放在心上。莫伊拉的雙親這麼安慰她。
但她知道那隻狗是對的。
動物的直覺一向靈敏,那條溫和的獵犬肯定是聞到她身上異於常人的味道了。
牠肯定發現莫伊拉遞給牠的零食裡多了些不同的東西。

又例如現在,在黑衛為她準備的實驗室外的小庭園中。
本來她想讓這隻長期待在籠子裡的可憐兔子能在草坪自由奔跑一會兒,但即使她拿新鮮蘋果想吸引牠離開籠子,兔子仍躲在籠子角落不肯出來。
「親愛的,出來啊?」
雖然一直以來動物們都不喜歡莫伊拉,但莫伊拉挺喜歡這些可愛的小東西的。她喜歡將毛茸茸的小東西抱在懷中,一邊輕撫牠們柔軟的毛皮一邊向牠們說話──當然,小東西們顫抖的模樣她也相當喜歡。
兔子被莫伊拉強硬地抱出籠子外,但牠仍戒慎的瑟縮在籠子旁。
莫伊拉很熟悉這些行為,這是動物對她懷抱恐懼的表現。
踩著跟鞋的規律聲響自遠處逐漸接近他們,在腳步聲的主人踏上草坪後,小兔子便碰碰跳跳的在來人的腳邊打轉,順從的讓女人將牠抱起。

動物的直覺一向靈敏,莫伊拉心想。
不管是人類或動物,都喜歡安琪拉‧齊格勒。



身形纖瘦的女性並沒有待在實驗室內,而是在戶外溜著兔子令安琪拉有些意外。
披著純白毛皮的兔子相當討喜,在安琪拉彎下腰後也十分乖巧的任由她將牠抱在懷中,或許是已經習慣被人抱著了吧。
「午安,歐卓藍博士。」
「醫生百忙之中來找我有何貴幹呢?我想不是來摸摸這小東西的吧。」
莫伊拉過於白皙的臉上浮現微笑,沒有理由的,她的笑容令安琪拉感到些許不快。
「是的,貴單位已經超過期限沒有給我們關於島田源氏的報告了。」
「源氏?你不知道嗎?加布里爾授權我全權負責黑衛成員的醫療與相關紀錄,這是經過莫里森指揮官同意的。」
加布里爾。這女人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直呼雷耶斯的名字的?安琪拉咬了咬下唇。
「我明白雷耶斯指揮官將黑衛部隊的醫療責任交託給您,但是我是源氏的主治醫生,想必您也明白源氏的身體和裝備是傾注捍衛者──」
「好──好的,我知道了,我今天之內會派人將源氏的報告交到你們那邊。」
她打斷了安琪拉的話語,瞇起異色的雙眼像是在打量什麼。
「但是,只是一份報告有必要讓齊格勒醫生親自前來嗎?你可是醫療團隊的負責人,這麼忙的時候跑來這裡只是要催關於源氏的報告嗎?」
紅髮女人起身在安琪拉身邊打轉,如枯枝般消瘦的的雙腿似乎只要安琪拉稍微使力便能輕易折斷。
「還是說……你特地來我的實驗室,是想見誰呢?」
太令人討厭了。
不管是她薄唇勾起的弧度,或是蛇般的視線都令人反感,混雜各種情感的黑色漣漪在安琪拉心中擴散。
「我……個人相當在意雷耶斯指揮官的身體狀況。據說您對雷耶斯施以最新的治療方式,我身為醫生、而雷耶斯指揮官肩負重則,我有義務確保指揮官的健康狀況。」
「身為醫生,是嗎?」
莫伊拉加深的笑容令安琪拉的不悅感更加強烈,她游刃有餘的從安琪拉懷中抱走兔子。
「抱歉,齊格勒醫生,你無權過問。」
「我可是──」
「事實上呢,加布里爾特別交代不想讓你接觸他的『療程』。當然,你可以向莫里森反應,請他違背加布里爾本人的意願,把壞孩子加布里爾抓出來讓你打屁股。」
不等安琪拉回話,莫伊拉強硬的將兔子塞回籠子中,接著便提起籠子走向實驗室入口。
「你請回吧,謝謝你今天陪加比玩哦。」
「……加比?」
「兔子的名字。加比真的很喜歡你呢,齊格勒醫生。」
就這樣,莫伊拉無視安琪拉的視線,在她面前將實驗室的門闔上。
留下安琪拉一人怒視緊閉的大門。



「你去哪了……?」
男人沙啞的聲音在黑暗的實驗室中響起。
「只是到庭園一會兒。」
莫伊拉熟練的操作設備,各種檢查數據一下子便佈滿面板。
此刻加布里爾‧雷耶斯身上滿是電極片,裸身躺在白色的病床上,雙眼佈滿血絲。
「……你剛剛在和誰說話嗎?」
「不用在意。別擔心,你復原的很好。」
她沒有說謊,雷耶斯確實從霧化中逐漸復原,她不過是隱瞞了他已經昏迷了整整三天的無謂瑣事。那個牛仔小鬼雖然看上去不可靠,但作為雷耶斯的頭號愛將確實稱職,黑衛部隊即使少了指揮官也能正常運作一段時日。
雖然牛仔小鬼明顯對於會讓指揮官失蹤數天的「療程」滿腹不快。
「加布里爾,你現在感覺如何?」
「很不好……我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
或許是因為肉體重新建構的過程太過於痛苦,即使是意志力強悍的雷耶斯也罕見的露出虛弱的神態。
「你感到不安嗎?」
她伸手摸向雷耶斯額頭,就像對待她的小兔子。
平常雷耶斯是不可能准許她這麼做的,他肯定會揮開她的手,再以嚴厲的口氣斥責她逾矩的行為。
但他沒有,他只是任由她纖細的手指來回撫摸。
這讓莫伊拉覺得他十分脆弱──脆弱的很可愛。於是她做了以往她不曾做過的行為,若要問她理由她也答不上來,她只是突然的想這麼做。
她輕輕抱起雷耶斯,讓他的頭靠在自己的胸前,哄嬰兒般的輕拍他的背。
「噓……別擔心,你會沒事的……你只要將你交給我就行了。」
他沒有掙扎,如乖巧溫馴的兔子,靜靜閉上雙眼。
可愛、可憐又可悲的實驗體在研究者的懷中入眠。

莫伊拉滿意的看著像孩子一樣熟睡的雷耶斯。
她當然知道對齊格勒來說雷耶斯有何特殊意義,他對齊格勒來說是最特別的人──而齊格勒最重要的那個人,此時此刻卻睡在她懷中,身體內部已經過她的改造,完全成為她可愛的實驗品。
齊格勒一生追尋之人,此刻不過是莫伊拉‧歐卓藍的所有物。
這個想法讓她笑的更開懷,她親吻著雷耶斯,額頭、鼻子、睫毛、臉頰,最後是唇。


加比,加比,可愛的小加比。
你也喜歡安琪拉嗎?



想看更多這三人或任意兩人或莫姨和其他人的故事
超想看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