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OW]她的房間(Doombra)

※OverWatch/鬥陣特攻衍生同人
※CP:Doombra(毀滅拳王x駭影/末日鐵拳x黑影)
※設定不嚴謹的歡樂向、想法來自拳王only對決,小心OOC
※大概是R15,最後好像有有點上車(???




「你不會名留青史。」
拳頭隨著嗤笑落在敵人腹部,被擊中的敗者發出混雜嘔吐聲的哀號,四肢像被車輪輾過的青蛙般一陣抽蓄後便不再有任何動作。
阿坎德‧歐岡帝姆瞇著眼打量倒在地上的男人、或者說是曾經是一個人的「東西」。確定最後一個敵人被擊倒後往地上吐了口混雜血水的痰。
他獨自到多拉多進行任務,死神和拉庫瓦被指派了別的工作(雖然阿坎德對他們的工作效率並沒有太大的期望),而他也不想帶太多無能的部下給自己增加累贅,至於那個愛玩電腦的小丫頭?別提了,她不要給自己添麻煩就是最大的幫助了。
不過,駭影提供了自己的駭客基地給他當臨時的落腳處,阿坎德照腦海中的地圖來到駭影所說的地址,外觀看上去是個普通的民宅,但稍加細心便會發現看起來像門鈴的裝置其實是虹膜辨識的電子鎖。
根據駭影的說法,她為了緊急狀況早將「朋友」們的虹膜資料輸入自己家的電子鎖中。雖然門順利地開了,阿坎德仍小心戒備,他並不相信駭影,也不想死於莫名其妙的防盜設備。
什麼也沒有發生,房內只有詭異的紫光和主機的運轉聲。
確認現況後他環顧四周,以獨居來說稱得上寬敞的房間沒有太多家具,最顯眼的便是裝有許多螢幕和主機的電腦桌,看起來似乎很少使用的簡易廚房擺著幾個鍋具,但沒有看到碗盤或杯子。這沒什麼值得疑惑的,阿坎德能想像她抓著湯匙從鍋子內挖著泡麵或其他垃圾食物大口咀嚼,也能想像她將毫無營養價值的糖水咕嚕咕嚕的灌進嘴裡的模樣。
除了被死神逼迫的的體能訓練外,恐怕她是無心鍛鍊身體的吧,光看著電腦桌上的空罐阿坎德便能推測在沒有任務的日子,駭影想必是像生了根般一屁股坐在電腦前,對著螢幕忘我的盯上一整天。
不過,這房間比他預想的乾淨──只要無視那些不知放了多久的飲料空瓶──今晚應該能好好的睡上一覺。

浴室對阿坎德來說稍嫌狹窄,他在擺滿瓶瓶罐罐的架子上找了一會兒才找到肥皂,讓熱水和泡沫洗去他一身的髒污和疲憊。
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後他隨意的用毛巾擦拭身體,光著身子在餐桌上咀嚼從櫃子中翻出來的乾糧。並不是他有在女性臥室內裸奔的興趣,而是因為他的衣服沾了泥濘與敵人的血,而此處沒有男人的替換衣物,在洗淨的衣服晾乾之前他只能裸體在駭影的房間過夜。
但既然房間的主人不在、此刻這裡只有他獨自一人,他是否有穿衣服應該不是太重要的事。
填飽肚子後阿坎德決定直接上床睡覺,他可沒打算像老媽一樣翻找小孩房間有沒有違禁品。那些亮著奇異紫光的電腦內想必有許多很有趣的資訊,但他可不討厭有野心的部下,也沒興趣當個侵犯下屬隱私的上司。
簡單的單人床上只有隨意丟著的枕頭和毛毯,和一個與房間格格不入的熊娃娃。
阿坎德抓起娃娃仔細端詳,小熊的胸口有著捍衛者的標誌,頭與身體的交接處有明顯的縫補痕跡,看得出來主人很珍惜這毛絨絨的小傢伙,但仍無法掩蓋歲月在它身上留下的痕跡。
那傢伙竟然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啊。他笑了笑,將小熊挪到靠枕頭邊的床角。
不經意的,阿坎德的視線對上牆上海報中的長髮女子。他轉過頭看向房間另一側,就在電腦桌的旁邊也貼著一張相同的海報。
他低頭思考了一會兒。


駭影腳步輕快的在熟悉的故鄉街道上走著。
跟著陰晴不定的更年期大叔和冷漠的藍膚同事到處奔波,天知道她已經多久沒回她在多拉多的巢穴了。
前些日子她將可愛的小狗窩借給她的上司──當然是有目的的。除了討好比面具大叔地位更高的拳王之外,她也有一些自己的小小野心,而這個小小野心正是此刻使她心情愉悅、迫不及待的想回家裡的原因。
而當她推開家門,滿還期待的想品嘗她的「野心」的成果前,她便因為房間的慘況而驚愕不已。
要從哪裡說起──櫃子內的儲備糧食全被吃光了?不不,原本她在這裡放的食物存量便不多,而那大塊頭一餐便把她的儲備糧食吃完是可以預期的。或者她一向是隨意亂丟的毛毯被折的像豆腐塊般的整整齊齊,小熊娃娃還被擺在毛毯上?的確,這讓她有些驚訝,但更重要的是──

「怎麼會有這麼自戀的男人!」

駭影大聲叫著,她恨不得現在就用公共頻道大吼大叫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她的雇主,令人聞風喪膽、被稱為毀滅拳王的男人──竟然在她的房間內貼滿自己的海報。
而這個該死的自戀狂還在床靠著的那面牆上,用噴漆噴了個大大的簽名。


──

大膽預言霸道拳王俏駭客會是潛力股,十分的有發展潛力!(CP廚三大幻覺)
靈感來源是拳王剛上正式服時的拳王爭霸,看六個壯漢在少女(自稱)房間到處用噴漆噴自己的海報或臉或簽名,忍不住覺得這樣很糟糕啊,六個大男人在少女(三十)房間做些怪怪的事,而且還有女孩子(30)睡的小小單人床呢。
下面不知道算不算嬰兒小車車。


──

阿坎德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駭影的單人床對他來說太小了,他連將腳伸直都沒辦法,只能像嬰兒一樣捲曲著才能勉強將自己塞在床墊的範圍內,但這不是失眠的主因。他可不是什麼嬌生慣養的少爺,在被隔離的牢房中那又硬又狹窄的床他也睡了好幾年,或是執行任務時在更艱辛的環境過夜也不是沒有經驗。
令他困擾的是從枕頭上隱約嗅到駭影的髮香,甚至毯子和床單也是,他感到自己正被她身上獨特的香味包圍。
他難以入眠原因嚴格的說並不是這些侵入他鼻孔的女人香氣,但這氣味確實讓他──即使他不願承認,但他此刻確實像個青春期男孩一樣,隨便一點小事便讓血液集中在他的小兄弟上。
沒錯,這該死的勃起就是他無法入眠的原因。
他不斷告訴自己是戰鬥的亢奮造就他此刻的窘樣,而不是他對這狐狸般的丫頭有什麼特別意思,但跨下的燥熱與房間悶熱的溫度令他煩躁。
最後阿坎德掀開毛毯,決定處理這可笑的生理需求,他貪婪的嗅聞駭影遺留在床上的體香,套弄自己挺立的部位,令他意外的是想像她被自己抱在懷中的模樣竟讓他比預期的更加興奮。
他在腦海中緊擁、親吻她,幻想她漲紅著臉對自己微笑,彷彿她悶著聲的呻吟和氣息輕吹他的耳垂,最後在喊出她的名字時將慾望傾瀉而出。
他粗聲喘息著,在大腦因愉悅而一片空白的數秒後他不得不承認某件事。

駭影開心地敲打鍵盤,叫出藏在房間的隱藏攝影機拍到所拍的監視畫面。
天知道她已經妄想她的新上司阿坎德‧歐岡帝姆多久了,打從第一天見到他便已經在腦中意淫了一番,那性感的胸部和馬甲線,還有稍微湊近些就能聞到特別好聞的味道。
超讚,超色,超性感。
當然,即使她再怎麼厚臉皮也沒膽對老大出手。依她的觀察,像阿坎德這種男人做為工作的「合作對象」時可不該列入上床的考慮目標,如果睡到人卻丟了利爪這個後盾可就得不償失了。
但是,在腦中意淫一下可不犯法吧?沒有出手可是連性騷擾都算不上的吧?這也是沒辦法的吧,有這麼騷想幹的男人在身邊誰能控制自己呢?
沒錯,也不過是她剛好將可愛的房間借給親愛的老大過夜,只是剛好房間內有監視器,而她剛好也將老大過夜的影像當作「配菜」而已,她可什麼都沒有做哦。
螢幕中的阿坎德光著身子從浴室走出,當然了,因為他沒有替換衣物所以只能裸睡呢。雖然實際上櫃子底層有放著幾件備用的男裝,不過駭影「不小心」忘了告訴他了,這也沒辦法。
她褪下衣服,看著她渴望已久的健壯肉體撫慰自己,在感到滿足後她舔著自己的手指。
駭影看著畫面中在床上似乎難以入睡的男人,雖然身體暫時是滿足了,但內心卻更加飢渴。
好想被那雙手臂擁入懷中,好想親吻那豐厚的雙唇啊。
如果能被那雙手捧住自己的雙頰想必是十分幸福的吧。
當她開始想像被擁抱的溫暖時,男人掀開了毛毯。接下來的畫面令她呆滯的盯著螢幕好一陣子,直到男人叫喚她的名字的低沉嗓音將她從飄浮空中的恍惚拉回來。
過了許久,她才恍然大悟她發現了什麼事。


沒時間解釋了,快上車!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