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OW]慈悲之名 02

※OverWatch/鬥陣特攻衍生同人
※CP:mercykill(醫鬧)為主,副CP:網癮組/黑肉組
※萬聖節AU,含有大量私設定和可能OOC
※提醒:未來可能會有令人不適的情節或描寫,請自行斟酌







女巫的手如燒紅的鐵板般灼熱。

那股熱度自掌心傳到無頭騎士的全身,左手無名指傳來如同被利刃割開般的劇痛,如同焚燒般令人作噁的高溫很快便結束了,女巫似乎是將自己的魔力注入他的體內。

「契約成立了哦,死神。」

「這是什麼……」

無頭騎士──不,現在已經是死神了。

他看向自己的左手,無名指根部浮現荊棘般的黑色紋路、沿著手腕蔓延至手肘處,彷彿有條黑色的細蛇纏繞在他的手臂上。

「契約的證明哦。只要契約效力還在,我就會提供魔力給你,即使沒有頭你也能活得好好的。」

女巫抓住他的胳膊讓他站了起來,檢視著死神的身體。

「有哪裡不舒服嗎?沒問題的話,就帶你回家囉。」

除了左手的紋路依然刺痛,他現在確實沒有任何不適之處,方才虛弱頻死的慘況就像假的一樣。

「……你的名字。」

「什麼?」

「你還沒跟我說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啊……」

女巫微微瞇起水色的雙眼,似乎在思索什麼。

「女巫的名字可是秘密哦,你就叫我『慈悲』就好了。」

她回以微笑,眼神卻毫無笑意。





坐在女巫的掃帚上可不是什麼愉快的體驗。

高速的飛行使死神不得不死抓著慈悲的腰部,深怕稍一鬆手便會摔成爛泥。冷風灌進他的衣內,他不禁懷疑慈悲明明穿著如此曝露的衣服、為何身體仍然溫暖,夜裡的寒風似乎對她沒有任何影響。

「不快點回去的話就要天亮了哦。」

似乎是感受到死神的不滿,慈悲像是刻意愚弄他一般搖晃掃帚、做出如特技表演的誇張動作,逼得死神必須幾乎貼著她的背緊抱住她。

「咬緊牙關,不然會咬到舌頭哦。」

該死,他根本沒有頭。


女巫的住處出乎意料的普通。

沒有他想像陰沉氣氛或是詭異霧氣與各種蟲子,只是一棟坐落森林中的普通木屋。

屋外的花園種滿了花草,長滿粉色葉子的大樹下甚至有用麻繩與木板做成的簡單鞦韆,在屋後似乎有飼養動物與種植作物的田地。

比起女巫的根據地,更像是美滿家庭所居住的溫馨小窩。

除了門外擺著一台突兀的破爛機械。

「歡迎回來,女巫大人。」

一名年輕女性開門迎接,死灰的膚色毫無生氣,身上所穿的鎧甲漫出陣陣寒氣,就像將冰塊穿在身上,仔細一看在她的右眼下有奇妙圖案的刺青。

奇怪的女人。死神心想,但她的臉看來有些眼熟。

女性看到死神時先是一驚,然後眉頭緊皺。

「這位先生是……?」

「這個是意外的收穫,是你們的新同伴哦。他是『死神』。」

「我明白了,是您的新僕人。」

女人收起打探的視線,畢恭畢敬的接過慈悲遞給她的掃帚。

「源氏和小哈娜回來了嗎?」

「他們還沒回來。源氏已經事先準備好餐點,您想要的話,現在馬上就能用餐了。」

那真是太好了——慈悲打著呵欠,懶洋洋的對女人下指示:在他們回來前,你先打理好死神吧,法拉。

慈悲一進屋內,被稱為法拉的女人便毫不隱瞞的露出厭惡的表情,緊捏自己鼻子。

「你好臭。」

「啥?」

「你一點感覺也沒有嗎?你非常、非常的臭!而且衣服比擦地板的抹布還髒,連拖把都比你乾淨!」

死神扯了下身上的衣服,在此之前他從未意識過自己的衣服早已破舊不堪、甚至無法辨別它原先的模樣。布料過去吸收的血液與沙塵凝固成黑褐色的硬塊、披風也滿是蛀蟲咬過的痕跡,方才被女巫喚醒時似乎是躺在泥巴上,背部的泥土還有些濕潤。

「沒辦法,誰叫我沒鼻子。」

死神聳肩回道。







接著死神被帶到浴室。

法拉無視死神的抗議,幾乎是用扯的脫下他的衣服,還不忘碎念這些破布必須全燒了,可不能讓蟲子進房子,萬一哈娜被咬傷他們就倒大楣了。

「住手!你這傢伙是女人沒錯吧!」

「我看起來像男人嗎?」

脫到僅剩的破舊內褲時法拉仍無停手之意,儘管死神拼死抵抗,仍被法拉無情脫下。

「男女授受不親你懂嗎?」

而且這女人的手該死的冰冷,每次她的指尖觸碰到他的皮膚,他便感到如冰錐劃過般的刺痛。

「別在意,我以前是軍人,男人的裸體早就看膩了。而且我比較喜歡有頭腦的人。」

法拉咧嘴恥笑,一邊從冒著蒸氣的浴缸中裝了一桶熱水往死神身上潑去。

「好燙!你想殺了我嗎!」

雖然聞不到味道,但是能感受溫度變化嗎?法拉豪不在意的喃喃自語,抹了肥皂後便抓起刷子用力的搓洗死神的身體,又引來一陣怒斥。

「你以為你在刷鍋子嗎!」

「這水原本是燒來等哈娜回來能馬上洗澡的,你可是用掉了年輕女孩珍貴的洗澡水,別抱怨了。」

這可真榮幸啊。懶得再回話,死神閉上嘴任由法拉反覆刷洗與澆熱水的動作。

雖然沒有嗅覺,但從地上流淌的汙水判斷,他的身體是真的相當骯髒。畢竟,他也沒印象自己有洗過澡。

「你是怎麼成為女巫的僕人的?」

「我的頭被偷了。」

死神老實的回答法拉的問題。他的頭不見了,而沒有頭他就會死,為了能活著找回頭他只能答應慈悲的條件。

法拉點頭表示她理解狀況了。雖然她來回刷洗他的脖子的動作讓死神很不舒服,但想到她確實幫自己洗掉了很多汙垢,他決定隱忍。

「你為什麼叫女巫『慈悲』?」

「我哪知道?我問她的名字時她就這麼回答我的。」

「真虧你敢問女巫的名字……那,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無頭騎士怎麼可能會有名字,難道你期待我叫傑克或傑西?」

算了,反正現在也不重要了。法拉不再繼續話題,最後一次沖掉死神身上的泡沫後滿意的打量勞動的成果,接著拿來了件奇怪的長袍衣物。

「這是源氏的和服,家裡的男裝也只有這個了……帶子是這樣綁嗎……」

反正衣服能固定住就好了,源氏會幫你準備新衣服吧。最後她隨便地打了個蝴蝶結了事。

源氏,女巫也說過這個名字。

「源氏是這裡的人嗎?」

「嗯,他也是女巫的僕人。他帶哈娜去黑寡婦那……跟你說明一下情況吧。」

據說女巫的全盛時期有數百名下樸,即使是人數較少的時候也有十來人服侍她。

但現在她只有三個僕人,第一個是她──法拉,是目前在女巫身邊待最久的。

哈娜是年輕的少女,比起僕人更像是女巫的寵物。

至於源氏,他擅長遠東的武術、刀法精湛,通常女巫會將各種工作指派給他,是現在女巫最信任的僕人。

「但是,我必須提醒你……」

法拉壓低聲音湊近死神的脖子,寒氣撫過剛被熱水燙紅的肌肉上,刺的發疼。



「源氏不是我們的夥伴,記住這點。」







臉皮厚到能自稱慈悲也真是不簡單呢~



下一回,魔法少女‧哈娜閃亮登場!(騙人的)

源氏:出差回來發現衣服被陌生人穿了,同事還在新人面前抹黑我,我該怎麼辦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