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Unlight]灰燼(瑟法斯+潔米)

※瑟法斯+潔米+引導者,為什麼是這組合請參考ID排序

※星幽界任務設定,可能有捏造、OOC

※可能有薩爾和近期R卡劇透,但全都是腦補,沒頭沒尾注意







在過度安靜的森林中,有三個人影。

最前方的是個十分嬌小的人偶,在中間的是個身高偏矮的年輕女性,而最後方的是雖然算是高大、表情卻顯得不太可靠的長髮男人。

瑟法斯之以走在最後頭,除了殿後防備突發狀況之外,一方面是怕前面兩位女性──雖然其中一位似乎沒有性別之分──因為好奇心而走失。

由瑟法斯帶頭時,他必須不停回頭確定另外兩人沒有脫隊,例如那位有著奇異髮色、名為潔米的工程師,總是隨意的停下腳步,拿出各種他看不懂的器材採集樣本。

如果只是潔米一人如此或許還不是問題,但連身為他們引導者的人偶也是天真到不可思議。看到什麼新奇的東西便傻傻地追上去,毫不在乎他們身處於魔物居住的森林中。

於是只好由瑟法斯在最後方監督兩人,如果兩人有什麼脫軌的舉動便立刻出聲制止。雖然潔米對此安排不甚滿意,但若不在此堅持必須繼續趕路的話,不知道他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離開森林。



「大小姐,請注意前方!」

注意到引導者想踩上前方的積水,瑟法斯趕緊出聲制止,而引導者不高興的嘟起了嘴。瑟法斯不禁嘆氣,不管是潔米或引導者都太缺乏危機意識了。

「雖然看起來只是灘淺淺的積水,但或許那是一個積滿水的大坑洞,如果小孩子不小心踩──」

「可惜!這只是灘普通的積水!」

在瑟法斯開始向引導者解釋踩上積水的危險性時,潔米用力的跳進那灘積水中,濺起的泥水沾上瑟法斯的衣服。

「太過小心翼翼的話,可是沒辦法前進的哦!」

「……如果太不小心的話,我想我們也沒辦法前進的。」

她完全是自己無法應付的類型,瑟法斯再度確認這個事實。



最後他們正如瑟法斯擔心的那樣,在森林中浪費過多時間而無法在原定時間返回宅邸。

帶著疲勞繼續趕路只是徒增危險,確認周邊沒有魔物的蹤跡後,他們在樹叢間搭了個應急用的休息空間。由於攜帶的是不需要烹煮的乾糧、而氣溫也沒低到需要生火取暖的程度,考慮到火光可能會吸引魔物接近,瑟法斯沒有升起營火,而是直接將披風撲在地上。

「竟然把白色衣服撲在泥土地上,你還真是紳士啊。」

「在您玩水的時候就已經弄髒了……」

潔米臉上的笑容讓瑟法斯覺得她是在嘲弄自己。但是瑟法斯自小接受的貴族教育讓他認為自己有責任為淑女服務──雖然她們兩人都很難稱之為淑女。

「抱歉抱歉,我不是在笑你,只是有點驚訝……因為我那年代沒有什麼紳士啊和女士優先的嘛──啊,也不是說你老哦,我們活著的時間應該沒差幾百年那麼久啦!」

潔米一邊說著,一邊躺上他撲的白披風,悠閒的像是在海邊曬日光浴。引導者看了後也有樣學樣的佔據披風剩餘的角落。

兩人都沒打算留我的位置啊……瑟法斯在心中埋怨著。

「還是該說導都不流行這套啊?我只在電影裡看過這種紳士禮儀耶。」

「導都……潘德莫尼,是嗎?」

漂浮在天空中的都市,導都潘德莫尼。

那空中都市是在「渦」出現時,過去曾經統治地上的工程師拋下人們逃到天上的住所,在那裡沒有「渦」的災害、保有黃金時代的高度科技,這些就是瑟法斯對導都的認知。

據說導都居民對於地上的人十分排斥,瑟法斯也從未見過來自導都的人,對他而言潘德莫尼是個在書本中才會出現的名詞,是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至少他目前的記憶是如此。

而此刻那個空中都市的居民竟然出現在他眼前,還大喇喇的躺在他面前休息。

這麼一想便覺得不可意思,原來導都人是真的存在的,而且和地上的女性沒什麼兩樣……如果不看她身上的縫補痕跡和奇異膚色的話。



那些縫合線是怎麼來的?為什麼她的皮膚會是這種奇特的顏色?

這些疑問佔據瑟法斯的心頭,但是隨意探究對方隱私就太過失禮了,或許這對潔米來說是不愉快的事。如果對方沒打算主動說明,那麼他也不會追問,他是這麼想的。

「因為我用自己的身體做實驗。」

「咦?」

「你不是很在意這個嗎?一般都會在意的吧,刻意不去問反而很可疑哦。想知道就直接問啊,我們是隊友吧。」

潔米的手指沿著身上的縫合線滑動,畫過胸口、然後指向腹部。

「抱歉……」

「你不需要道歉吧?嗯──有什麼想知道的趁現在一起問吧?什麼都可以哦。」

想知道什麼都可以問。雖然潔米這麼說,但對瑟法斯來說是難以開口,不單是擔心對對方失禮,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對答案感到害怕。

潔米的回答可能會讓他懼怕她。

同時他也對不信任同伴的自己感到害怕,明明潔米將他視為夥伴,但自己卻對她有所恐懼。

但是,像這樣對潔米豪不了解、他只會繼續抱持著恐懼吧。

「您為什麼……要用自己的身體做實驗呢?」

瑟法斯小心翼翼地提出問題,一方面都擔心潔米會認為他的問題很蠢,他的不安只是個笑話。

出乎意料的,潔米罕見的沉下臉。

「因為世界毀滅了。」





對瑟法斯而言,那是「未來」的事。

渦被消滅了,但世界並沒有因此得救。

人們沒有攜手合作創造美好的世界,國與國之間的矛盾爆發,帝國出兵攻打各國,這之中包含他的祖國。

帝國用於戰爭、由導都的工程師製造的人偶佔領了某個城市,以該處為中心散播讓死者變成不死怪物的「病毒」,而變成不死怪物的死者會襲擊活著的人、遭受感染的生者也會變成怪物。

面對這種可怕的「病毒」,人們該如何面對才好呢?

以熊熊烈火焚燒那些怪物和「病毒」吧──如果那只是一般的傳染病,這應該是可靠的處理方式吧。

所以,當時導都這麼處理了一個回到導都的感染者,將一個還活著的人燒成灰燼。

但是那些「病毒」卻超出人們的理解,高溫對它們沒有絲毫的影響。

「病毒」隨著灰燼,散佈於導都中。

那麼地上呢?

那原本只是封鎖在一個城中的事,但地上的軍隊也做了一樣的事──使用炸彈試圖消滅源頭。

就這樣,那些「病毒」一點一點的遍佈整個尤拉斯大陸。

最後不管是導都或地上,都只剩下那些怪物了。



「我當時就是用自己身體的做實驗研究治療……應該說是消滅的方法啦,但在成果出來前世界就完了。就是這樣啦。」

語畢,潔米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像是剛念完一段極為無趣的論文。

相較潔米依然輕鬆的模樣,瑟法斯的臉色蒼白的像張白紙。他無法理解潔米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渦消滅了?未來的世界沒有渦了?帝國攻打各國?包?讓死者變成怪物的病毒?灰燼傳染?導都被感染?整個尤拉斯大陸都淪陷了?

「那麼,尹貝羅達呢?」

「你認為呢。」

啊,這沒什麼好疑惑的吧,瑟法斯這麼想著。

如果這世界毀滅了,尹貝羅達怎麼可能是例外。

「這是……騙人的吧……?」

「嗯,騙你的。」

像是要否定他,潔米以肯定的語氣回應瑟法斯顫抖的發問。

「騙你的騙你的──誰叫你這人這麼膽小,害我想隨便編個恐怖故事嚇嚇你,而且你還真的信了?哈哈哈哈!」

像是聽到的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潔米抱著肚子在地上滾來滾去,甚至肘擊了幾次躺在旁邊的引導者。

「咦……咦?騙人的?」

「噗、騙你的啦!渦被消滅了是真的,至於從哪裡開始是騙人的你猜猜看啊?啊──好好笑,笑的好累……」

看著潔米捧腹大笑的樣子,瑟法斯因怒氣而漲紅了整張臉,接著用力的抽出被她們壓在身下的披風,包住自己身體後便背對她們用力躺下。

「欸──紳士精神呢?」

「紳士精神只適用於淑女,你是淑女嗎!」



瑟法斯難得的吐出怒言,但是這舉頭在潔米看來卻只是小孩子鬧脾氣。

他說我們不是淑女耶──潔米把不知所措的引導者抱進懷中。雖然人偶沒有溫度、而她的體溫也比正常人低上許多,但至少抱著人感覺比較舒服。



是啊,那些都是騙人的哦。

這樣想的話,在這個世界會過得比較開心吧。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