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Unlight] 你什麼時候產生了我在跟你許願的錯覺(艾妲中心)

※主角為艾妲+庫恩+威廉(?)、梅莉音音夢史普等人串場(小朋友組?)

※星幽界設定,可能有私設定、OOC

※凱倫、古斯塔夫和阿修羅不憫注意
※歡樂搞笑向



  今天的任務相當的不順利。

  此刻的艾妲僅以急難用的防水布包裹身體,平時穿著的駕駛服和小女孩的潔白洋裝掛在以樹枝克難做成的晾衣竿上,雖然已經盡力將水份擰乾了,但濕淋淋的布料仍滴落著水珠。

  由於貼身衣物在下水時也完全淨濕了,沾黏在身上相當不舒服,因此現在艾妲在防水布下是一絲不掛的。

  而造成這個情況的罪魁禍首,也是指引他們的女孩人偶──引導者也同樣是裸露著身軀,但她似乎不認為裸體是什麼令人羞恥的事,連試圖遮掩的舉動都沒有,仍是悠然自得的模樣。

  兩人就這麼並肩坐著,眺望灰色的天空和如今已是一片清澈的黑湖。



  如果此刻隊伍中有女性戰士同行,或許艾妲還不會如此傷腦筋,至少艾妲不用因為必須脫下衣物而感到尷尬。

  雖然艾妲相當希望能和同袍佛羅倫斯一同執行任務,但引導者已另外安排她與帕茉、阿修羅一同前往斬影森林進行例行任務,而艾妲今天的隊友是引導者臨時決定的新組合:艾妲、威廉和庫恩。

  他們三人不曾合作過,而引導者決定隊伍的方式往往是任性的令人難以接受,例如只是因為身材豐滿而決定讓貝林達、C.C和碧姬媞三人一同執行任務,因此艾妲決定不探究引導者的決定基準。

  艾妲和威廉基本上是相處愉快的,或許是同樣軍隊出身的背景和同盟情誼,他們能很快的理解對方的行動原則,且能心平氣和的討論策略;但庫恩似乎對他們兩人都看不順眼,總是極盡所能的嘲諷、試圖用言語激怒他們。艾妲已好幾次忍住了斥責他的衝動,連一向好脾氣的威廉也難得的表現出不滿。

  引導者完全沒查覺隊伍的凝重氣氛,還開心的坐在庫恩的肩膀上,扯著他的頭髮發號司令。

  機械,不要扯我的頭髮。最初幾次庫恩只是出聲警告,但引導者完全沒將庫恩蘊含怒氣的話語聽進耳裡,當她將庫恩的頭髮當做操縱桿一樣抓住左右搖擺時,庫恩的耐性已經到了極限,毫不留情的將引導者摔到泥濘上。

  這個舉動觸怒了已經忍讓一整天的威廉,終於釣到魚的庫恩提起劍迫不及待的想和威廉展開私鬥,眼見兩人的衝突無法避免時──

  「我要洗澡。」

  引導者毫無緊張感的聲音制止了這場決鬥。

  「不要吵架。我要洗澡,我們去湖邊。」



  為了洗去引導者衣服和頭髮上的泥巴,威廉同意暫時先撇下他和庫恩的爭執,先前往湖邊將引導者打理乾淨。而好不容易到手的樂子飛了,庫恩明顯的表現出失望的模樣,但還是跟著他們到湖邊去。

  當艾妲在湖邊為引導者褪下衣物時,又聽到兩人起爭執的聲音,艾妲只得離開引導者介入威廉和庫恩的紛爭(她可不想在回宅邸後被兩人的關係人質問),就在她的注意力放在兩人身上時,湖畔傳來了某種東西的落水聲,和小小的呼叫聲。

  因為引導者任性的舉動而導致她身上沾滿泥巴;為了處理引導者身上的泥巴他們到了湖邊;為了救貪玩而落水的引導者,艾妲跳進湖中將引導者抱上岸──

  最後的結果就是艾妲從頭髮到靴子內全被湖水浸溼,而威廉尷尬的表示他和庫恩會在附近巡視,以讓艾妲能安心的處理她的突發狀況。

  不幸中的大幸是裝甲獵兵上有塊用於緊急用途的防水布,雖然它原先的功用並非是用來遮掩身體,僵硬的觸感也相當不舒服,但對艾妲來說已經足夠了。僅管在這荒郊野外沒有其他人類,對艾妲而言裸露身體扔是件令人不舒服的事,而不管是威廉或庫恩,她都不想在身上僅有一塊防水布的情形下面對他們。

  艾妲看向仍溼透的衣物,忍不住嘆了口氣,

  「唉,真是頭痛。」

  「頭痛?艾妲生病了?」

  「不,我身體很好……但目前的情況讓我很傷腦筋,所以才說頭痛。」

  「艾妲沒穿衣服就會頭痛嗎?」

  引導者偏著頭,用認真的表情詢問艾妲。

  「不是這樣的……唉,真希望引導者能有一些女孩子的自覺啊。」

  「我不懂艾妲的意思。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女生啊。」

  「如果覺得自己是女生的話,就請不要隨便讓別人看自己的身體。」

  「不可以嗎?可是布勞幫我換衣服時都會看到的啊。」

  「這個……」

  經過一番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引導者似乎仍不明白艾妲所說的羞恥心是什麼意思,但艾妲努力的解釋後,對於『衣服會蓋住的地方不能隨便給別人看,也不能讓別人摸』這件事引導者終於點頭表示理解。

  雖然艾妲並不認為引導者真的了解她的意思。



  

  「艾妲,衣服還是濕濕的……而且臭臭的。」

  「因為沒有太陽吧……」

   引導者捏著鼻子向艾妲回報狀況。或許是因為氣候潮濕,衣服完全沒有變乾,甚至發出了難聞的異味。

  「真是的,真希望有乾淨的衣服可以換啊。」

  正當艾妲在苦惱是否該從裝甲獵兵上取出一些燃料以點火烘乾衣物時,有個男人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

  「那麼,就實現妳的願望吧?」

  艾妲迅速的將引導者護在身後,舉起已經上膛的槍指向聲音來源,只見綁著辮子的高大男人帶著觀看戲劇般的愉悅神情從樹林中走出。

  「艾妲,是庫恩。」

  「是你啊……威廉沒和你在一起嗎?」

  「哦,因為我們走在一起就會吵架,所以我就提議我們分開行動了啊。我可是依照機械的命令乖乖的沒有和威廉吵架哦。」

  「是嗎?那可真值得嘉獎啊。我是不是該請碧姬媞小姐好好的稱讚你,給你摸摸頭呢?」

  知道來者是庫恩並沒有讓艾妲放心多少,尤其庫恩此刻一反今天一整天的厭煩神情,他臉上的表情愉快到令人感到生氣。

  「唉呀?艾妲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兇呢?我可是因為艾妲相當煩惱,才特地回來幫你實現願望的哦。」

  「什麼意思?」

  艾妲挑眉看向庫恩,她並不認為庫恩的『好意』會是什麼值得期待的東西。

  ──如果庫恩在這種情況下還想嘲弄自己的話,就乾脆往他的眉心開一槍、讓他直接「回到宅邸」算了。

  當艾妲半放棄的胡思亂想時,庫恩剛剛還空無一物的手上竟憑空出現一套光澤優雅的嫣紫色禮服。

  「咦……?」

  艾妲驚訝的看著那件柔軟的垂墜在庫恩手上的禮服,光是從布料的光澤她便能看出這套禮服價值不菲。

  「你不是說想要有能換的衣服嗎?來,這個給你。」

  在艾妲還來不及反應時,庫恩便將禮服塞到艾妲手中,禮服柔軟滑順的觸感證實這並非是她的幻覺,而是貨真價實的衣物。

  「但是,這個禮服……」

  艾妲困擾的看著手上的禮服,這樣華麗的服飾不便於操控機甲獵兵──更別說她根本搞不懂這衣服到底是從哪變出來的。

  「怎麼?你不喜歡這套?真是任性啊。」

  庫恩完全誤解了艾妲的猶豫,大嘆一口氣,不知何時手上又多了一套綴滿蕾絲和荷葉邊的嫩綠色洋裝,雖然是奢華的服飾,但庫恩就像丟毛巾一樣隨意往艾妲頭上丟去。

  「這套綠色的總可以了吧?」

  「夠了,問題不在顏色。」

  扯下蓋住視線的洋裝,艾妲有些惱怒的瞪著庫恩。

  「抱歉,庫恩。我不想平白無故的收下你送的東西,更何況是來歷不明的衣服……」

  「嗯?不用太在意啊?我只是實現你『想要有乾淨的衣服』的願望嘛。而且……不管怎樣,你很需要可以換的衣服吧?還是你想穿那件像泡水抹布一樣已經發臭的駕駛服?」

  庫恩打斷了艾妲的話,自顧自說了一堆話,接著又露出恥笑的表情。

  「想要什麼衣服都可以說啊──啊,或者艾妲你有裸體散步的興趣?那的確是不需要衣服呢。」

  「我沒有那種興趣。」

  艾妲按住自己的太陽穴,試圖減輕頭痛的感覺。雖然她不想欠庫恩人情,但她也不想穿上既潮濕又散發奇怪味道的的駕駛服進行長途行程,更不想光著身子繼續執行任務。

  「好吧……你說的對,我的確是需要衣服。但我不需要洋裝或禮服,我只需要魯比歐那的軍服。」

  

  不管是奢華的禮服或是可愛的洋裝,對艾妲而言都是多餘的。

  她所需要的,只有象徵榮耀的軍服而已。

  「雖然不知道你是用了什麼把戲,但如果要變出衣服的話,就請幫我變出軍服吧。」

  按耐著頭疼,艾妲對庫恩擠出了微笑。

  「只要軍服嗎……你還是真無聊啊。」

  庫恩聳了聳肩,方才還掛著笑容的臉上明顯流露出無趣的表情。

  「我想要新年禮服。」

  細嫩的聲音插入兩人的對話,剛才一直安靜的聽兩人對話引導者突兀的開口。

  「庫恩,我想要綠色的新年禮服。路德的商店賣的那件。」

  「喂,機械,我可沒說幫你找衣服吧?」

  「可是我也要衣服。艾妲說女生都會穿衣服的。」

  庫恩一臉不耐煩的看著引導者,接著又看向艾妲。

  「好啦好啦──嘖,等我一下。」



  將奧羅爾對的褲裝軍服和機械的和式洋裝交給艾妲後,艾妲一邊說『女士更衣時你不會迴避嗎』一邊將庫恩趕到樹林的另一邊去。

  在庫恩看來也不過是個開著大機械的無趣傢伙和小丫頭機械罷了,但是艾妲看來已經準備好隨時會扣下扳機,為了避免自己美麗的臉蛋上多幾道礙眼的彈孔,庫恩只得乖乖走到離他們有段距離的位置等待。

  真沒禮貌,我這麼好心幫他們呢,至少也要感動的痛哭流涕吧──在庫恩對艾妲和機械的態度深感不滿時,威廉提著劍從另一端歸來。

  威廉對庫恩比他早一步回來集合地點感到些許驚訝(他以為庫恩會四處晃蕩、找理由遠離他們),但他決定不在這件事上多說什麼,簡單的打了招呼後便詢問引導者和艾妲的狀況。

  「嗯哼……總之,她們在換衣服了。」

  簡單的丟出回答後庫恩便不再搭理威廉,威廉也沒打算繼續和他閒聊,兩人保持著一段距離沉默以對。

  此時穿著黑與綠色系的和風洋裝的引導者從樹林中走出,當威廉困惑的思索今天引導者似乎不是穿這套衣服出門時,引導者踏著小小的步伐走到庫恩身邊,用足以讓在場三人都聽著一清二楚的音量說道:

  「庫恩,艾妲要我小聲的問你,你能變出內衣和內褲給她嗎?」

  聽了引導者的話,威廉用看著髒東西一般的視線瞪著庫恩,而樹林另一邊的艾妲則抱頭懊悔。



  由於中途耽擱了不少時間,當他們結束一整天的任務返回人偶之館時早已過了就寢時間,平時熱鬧的宅邸顯得寂靜許多。

  一抵達宅邸庫恩便一溜煙的跑得不見人影,威廉表示要和梅莉報聲平安便先進了屋內,而引導者安靜的走在裝甲獵兵後方,和往常一樣跟著艾妲一起到停機庫。

  一進到機庫艾妲便瞧見那熟悉的綠色裝甲獵兵佇立屬於它的位置上,看來佛羅倫斯的隊伍已經早一步完成任務回到宅邸了。

  經過了一整天對生理和心理都相當難熬的任務,此刻的艾妲深深的感到疲憊,她只想沖個舒服的熱水澡,接著爬進乾淨舒適的被窩中好好的睡上一覺。

  但是,在那之前艾妲想先跑一趟佛羅倫斯的房間,和她談談今天各自任務的情況,尤其艾妲今天可碰上超乎常理的狀況。

  究竟庫恩是怎麼無中生有變出衣服的呢?

  艾妲順了下身上的軍服,這套制服的尺寸稍微大了一些,上面還殘留著熟悉的洗劑香味,艾妲也仔細確認過貼身衣物十分乾淨才穿到身上。雖然當時艾妲已經放棄思考為什麼貼身衣物的尺寸會如此合身。

  艾妲決定先送引導者回房間去,當她牽著引導者的手走在昏暗的走廊上時,遠遠的便看到粉紅色系和藍色系的小小身影聚在走廊另一端談論著什麼。

  雖然宅邸中有許多夜貓子,但梅莉和音音夢都是會在就寢時間便上床睡覺的乖孩子,他們竟然在這個時間還在房間外遊蕩,這是相當少見的情形。

 

  「原來凱倫貝克這麼想穿裙子,如果他和我講,我就會借護士服給他穿了啊。」

  「我想他應該不是想穿裙子……啊,人偶小姐和艾妲小姐回來了!」

  梅莉先看到了艾妲和引導者,兩人小跑步來到她們身邊,音音夢看來有些興奮,似乎迫不及待的想和艾妲他們說今天發生的事。

  「我和你們說哦,凱倫貝克他想穿裙子,然後啊……」

  「音音夢,這樣他們聽不懂的。我們從頭說明吧?」

  較為穩重的梅莉阻止了音音夢一股腦的對話,艾妲對此相當感謝,接著音音夢便從頭開始說明今天宅邸的不平靜。

  

  「今天早上的時候,我問沃蘭德要不要一起玩看醫生遊戲,結果柯布聽到後很兇的說我們還是小鬼不可以玩這種遊戲……咦?這個不用講嗎?從碧姬媞他們回來後開始講?

  嗯──碧姬媞和C.C.他們在中午的時候回來了,她們說流了很多汗就去大澡堂那邊泡澡,然後我和梅莉就回房間拿衣服也要一起去洗,我們到大澡堂的時候就看到凱倫貝克被C.C.的高頻……高頻什麼刀電暈在地上。不過C.C.自己也被電到了,所以是兩個人一起倒在地上。」

  音音夢說到一個段落後,梅莉又接著說下去。

  「這邊由我來說明吧。我們問了其他人,原來是碧姬媞小姐的衣服被偷了,而且是換下來的衣服和乾淨的換洗衣物都被偷了……

  在場的艾茵小姐和C.C.小姐便在附近找可疑份子,但三條走廊內的男性就只有凱倫貝克先生一個人,被偷的又是碧姬媞小姐的衣服,怎麼看都很可疑呢……C.C.小姐好像是想抓住他,卻不小心把兩個人都電暈了。」

  「嗯!後來啊,凱倫貝克就被布勞和梅倫扛走了,可是艾茵一個人就把C.C.抱回房間,好厲害哦!」

  音音夢手舞足蹈的述說著趣事,但聽在艾妲耳中卻讓她感到不安。短暫的猶豫後,艾妲開口詢問令她感到不安的部分。

  「梅莉……妳知道碧姬媞被偷的衣服是什麼顏色的嗎?」

  「今天碧姬媞是穿紫色的禮服出門的,另一件是綠色的洋裝吧……好像是碧姬媞小姐相當喜歡的新洋裝,她看起來很生氣呢。為什麼要問衣服的顏色呢?」

  「不……沒什麼,不過我等等必須去找一下碧姬媞……」

  好不容易舒緩的頭痛感再度襲上艾妲的腦袋,她不知道該怎麼向梅莉解釋,但她決定在找佛羅倫斯之前先和碧姬媞談論關於她的部下的問題。

  音音夢發現了引導者穿的是沒看過的新衣服,開心的拉著引導者的手,梅莉帶著微笑看著兩個小女孩轉圈子,接著又回頭和艾妲繼續剛才的話題。

  「但是今天的怪事可不只如此呢……艾妲小姐,妳知道古斯塔夫吧?那個人真是有夠差勁的。」

  和剛才溫和笑容不同,梅莉的表情帶著反感和唾棄。

  「當時露緹亞姊姊和尤莉卡小姐剛好也在澡堂內洗澡,他們洗完後也發現衣服被偷了,而且還分開偷姊姊的內衣和尤莉卡小姐的內褲──真是下流。

  當時那附近就只有古斯塔夫一個人,他還一直狡辯是為了看凱倫貝克先生出糗才會到大澡堂這邊,還想把內衣小偷的罪名誣賴到凱倫貝克先生身上……但是,凱倫貝克先生被侍者們扛走時,姊姊他們的衣服都還好好的,綜合現場情況,不管怎麼想最可疑的都是古斯塔夫吧?

  你問古斯塔夫後來怎麼呢?因為姊姊和尤莉卡小姐都非常憤怒,就一起教訓了他一頓後交給侍者處理了……對了,今天侍者的商店好像有東西被偷了,我第一次看到路德先生這麼生氣呢……艾妲小姐?你的臉色看起來很差,你不舒服嗎?」

  艾妲將引導者託付給梅莉和音音夢,一邊隱忍強烈的頭痛一邊思索應該先去找碧姬媞還是該先去找侍者說明情況。

  她現在完全了解庫恩那該死的衣服是從哪變出來的。

  「艾妲!你終於回來了!」

  當艾妲走到轉角時,一直在等待艾妲歸來的史普拉多叫住了她,揮著手朝她跑近。

  「發生了很不得了的事!今天佛羅倫斯不是和和帕茉和阿修羅他們一起出任務嗎?因為在戰鬥時帕茉身上沾到怪物的寫,所以她就和佛羅倫斯一起先在外面先洗了一下身體……嗯,但是洗完澡後,有件很糟糕的事發生了──佛羅倫斯的衣服不見了!

  她們說唯一在場的阿修羅嫌疑最大,帕茉和佛羅倫斯都超生氣的,佛羅倫斯好像快氣哭了……

  本來阿修羅說那乾脆他把衣服脫下來給佛羅倫斯穿,但佛羅倫斯說不穿那種有中年大叔臭的衣服,最後只好帕茉把衣服借給佛羅倫斯,然後她穿阿修羅的衣服回來……阿修羅就穿著奇怪的布條走回來了。

  魯卡大公也非常生氣哦,還說要幫阿修羅介錯,不過介錯是什麼意思啊……艾妲?你還好嗎?你看起來好像快昏倒了耶?艾妲?」

  

  現在的艾妲只覺得腦袋裡像是有台果汁機在打轉,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想法了。

-END-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