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5

[Unlight]請憐憫我們(庫恩X夏洛特)


※CP:庫恩X夏洛特
※星幽界捏造,OOC注意
※後半段為夏洛特第一人稱,可能有些黑掉的夏洛特(與莫名躺槍的碧姊)
※以前的無料舊文重發,首次公開在網路上



聖堂內破碎的彩繪玻璃散落一地,排排座椅早已腐朽不堪。
庫恩花了點時間才找到還算堅固的椅子,確定那嗄嗄作響的木椅足以足以支撐他的重量而不至於垮掉才後才安心坐上,接著用找樂子的心態看向跪在祭壇前方的純白少女。

由於夏洛特的要求,他們在結束任務、返回宅邸的途中繞道至修道院廢墟,夏洛特似乎相當熟悉這裡的環境,一下子便領著庫恩到這個聖堂。
此刻夏洛特緊握銀製的十字首飾,閉上眼喃喃念著禱告詞。
庫恩並不認為那種禱告有什麼意義,他對神職人員沒什麼好印象,對某些人更是反感。這倒不是因為他身為「惡魔」而對神的力量感到恐懼,他從來沒感受到神是真正存在的。不論以前或現在,他總是能大搖大擺的走進聖堂,依他的心情決定要玩扮演信徒的遊戲或是將修道院中的無知修女作為獵物。
與其向那種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東西祈禱,何不向近在眼前的惡魔許願呢?
儘管庫恩對信仰這種事只感到好笑,也對夏洛特竟然要求一個惡魔陪她一同前往修道院這事嘲弄了一番,但他還是答應了她的請求。
他了解自己沒辦法拒絕夏洛特的。

庫恩閉上眼安靜的聽著少女吟唱頌歌,她的歌聲也是庫恩無法拒絕她的原因之一。或許他比自己所想的更喜歡夏洛特的歌聲,難以戒除。
在夏洛特唱完一首曲子後,她親吻手中的聖銀首飾,淚水滑過她的臉頰,臉上佈滿悲傷。
「神啊,請憐憫我們,請憐憫我們。」
少女低聲祈禱。
夏洛特的姿態宛如般獻身的聖女般莊嚴神聖,或者說她希望如此。
這讓庫恩忍不住笑意,也勾起了惡作劇的念頭。
「吶,可愛的夏洛特啊……妳在為誰祈禱?」
聽到庫恩的聲音,夏洛特抬起頭看向他,似乎是對他的提問感到不解,她一臉茫然。
「妳祈求神的憐憫,但妳希望神憐憫誰呢?」
庫恩放柔語調問他,像是在對待年幼的孩童,溫柔而有耐性的引導孩子。
「我在替碧姬媞小姐祈禱……因為碧姬媞小姐,實在是太可憐了。」
「為什麼可憐呢?」
「因為碧姬媞小姐……碧姬媞小姐的回憶,非常的令人難過啊……」
「夏洛特啊……高高在上的施捨同情,會讓妳感到快樂嗎?妳喜歡這種偽善的祈禱?」
夏洛特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她沒有回話,而是咬緊嘴唇、低下頭讓瀏海遮住她的臉,使庫恩看不到她的表情。
「妳真的覺得她很可憐嗎?而不是暗自狂喜?妳很討厭她吧?妳很嫉妒她吧?覺得她很骯髒吧?那個淫亂的女人啊,可是搶走了妳最愛的老師哦?」
庫恩從椅子上站起,慢步走到夏洛特身旁。
他期待夏洛特會感到被羞辱,因內心的想法被戳破而露出羞恥的神情,如果夏洛特能因惱怒而哭泣就更好了,光是想像夏洛特用那帶著淚光的酒紅色眼眸瞪視他,便讓他感到身體發熱。
他滿懷期待的撫向夏洛特的臉龐,像對待寶物一般溫柔的捧起那柔軟的雙頰,但映入他眼中的是和他預期的截然不同的表情。

她在微笑。
方才那虛偽的悲傷神情已消失無蹤,此時夏洛特臉上充滿笑意,那是奇妙的、安心的,發自內心的笑容。
「你說對了,但也錯了。」
夏洛特輕聲說道,不等庫恩回神便伸手環住他的脖子,輕啄他的雙唇,接著湊近他的耳邊,以幾乎吻上他的耳垂的距離低聲呢喃:

「請憐憫我們。」




──




我希望自己是個善良的人。

就像小時候在教會被教導的那樣,只有善良的人才能被迎接到神的身邊,才有資格擁有幸福。
我深信我必須是個純潔無暇的純白少女,如此我才有資格得到幸福。
所以我並沒有討厭碧姬媞小姐。
所以我並沒有嫉妒碧姬媞小姐。
即使那個人的眼中只有碧姬媞小姐,我依然喜歡她。

──真的是這樣嗎?

我知道碧姬媞小姐是個美麗的人,同為女性的我也常因那份美麗而感到沉醉。
我知道碧姬媞小姐有孩子般天真的一面,她喜歡娃娃、她喜歡柔軟可愛的東西。
我知道碧姬媞小姐是個很好的女人,並且對這樣的碧姬媞小姐心生憧憬。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明明都知道的。

但是,當我看著這樣的碧姬媞小姐,我便感到有某種汙穢的思緒流入我的心中,像墨水倒入我所努力維持的一片純白,變得汙濁、醜陋的無法直視。
那份憧憬早在不知不覺中化為嫉妒,並且逐漸的成為憎恨。

我討厭碧姬媞小姐。
我嫉妒碧姬媞小姐。
並且憎恨著被那個人深愛的碧姬媞小姐。

但是,這樣是不對的。
這樣骯髒的想法,是不會被神所接受的。
一個善良的人是不該有這樣的想法的。

我希望自己是個善良的人。
因此,我對產生這種那些醜陋情感的自己感到厭惡。

當碧姬媞小姐取回第一個記憶時,我找到了轉機。
儘管碧姬媞小姐沒有明說,但我能感受到她取回記憶時那寂寞與孤單無助的脆弱情感。
我彷彿在這片汙濁的汪洋大海中找到一艘救命小船。

碧姬媞小姐的過去真是悲傷,真是可憐啊。
啊啊,真是叫人同情啊。

當我對碧姬媞小姐施以同情時,我能感到內心醜陋的那部分得到了救贖。
當我對碧姬媞小姐露出微笑時,我能感受到胸口那無法言喻的滿足感。
當我想到碧姬媞小姐有著痛苦的回憶時,心中便感到無比的幸福。

我知道的,當我溫柔對待碧姬媞小姐時,她的內心會因此感到悲傷,而我視而不見。
將對方當作是比自己低下的可憐之人,給予她根本不需要的憐憫,我從中得到快樂。
如此我就能繼續喜歡碧姬媞小姐。

我希望自己是個善良的人。


庫恩先生,為什麼你要戳破這個美好的夢境呢?
為什麼要戳破這個純真善良的虛幻泡沫呢?

為什麼你會看穿我內心的想法呢?

是的,我在心中竊喜。
是的,我很討厭她。
是的,我很嫉妒她。
是的,我覺得她很骯髒。
我這些幼稚而愚蠢的心思都被你看穿了吧。

但是,庫恩先生,你說錯了一件事。
我想從碧姬媞小姐手上奪走的那個人,並不是老師。


是你。


我已不再希望自己是個善良的人。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