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Unlight短篇] 捲菸(克洛維斯尤莉卡)

※克洛維斯+尤莉卡,微CP傾向
※有血腥描寫,可能讓人不舒服,還請自行斟酌



細心擦亮的皮鞋踩在佈了層層灰燼的的階梯上,越是往地底深入,那混雜奇異臭味的濕氣越是嚴重,克洛維斯並不喜歡這種味道,他老覺得那霉味像是空氣中有許多他看不到的微小菌類成群的往他的鼻腔侵入。
通往地下牢房的通道沒有裝設電燈,克洛維斯只得提著油燈小心翼翼的踏著步伐,他可不希望衣服上沾染了幾百年所累積的髒汙,可以的話他可希望能讓下人們好好刷洗一下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
推開沉重的鐵門,身著黑衣的修女正忙著進行她的工作。
一個全裸的男人被牢牢固定在椅子上,她將許多細小的銀針刺入男人指甲縫中,男人似乎是失去意識了,大大張開的嘴巴從乾裂的唇角出唾液。
「尤莉卡,進行的順利嗎。」
聽到克洛維斯的聲音,尤莉卡停下手邊的工作,用和以往一樣平板的語調回答他。
「他什麼都不肯說。」
「這傢伙應該也問不出什麼吧,如果他是會乖乖聽話的傢伙,拷問一下子就會招了。」
「我也這麼認為。」
今天尤莉卡不太高興呢。
或許其他人會認為尤莉卡是個鮮少有情緒起伏的人,但克洛維斯能從尤莉卡一些細小的表現推測她的心情。
克洛維斯看著尤莉卡纖長的睫毛,以往尤莉卡在進行她最愛(克洛維斯這麼認為)的拷問工作時,她的雙眼總是會愉快的瞇起笑意,但此刻她只是有氣無力的半垂著眼。
發生什麼事了,工作累了?因為好接連幾個拷問對象都問不出個有用的情報來,覺得沒有成就感?古斯塔夫大人又幹了什麼蠢事了?還是明天要量體重?
雖然心裡冒出幾個可能的猜測,但克洛維斯不打算在這事上煩惱太久。他不喜歡牢房的臭味,儘管他明白這地方對尤莉卡來說應該是令她安心的場所。

「先把這傢伙叫起來吧,姑且還是得問他幾個問題。」
克洛維斯正打算提起一旁裝著髒水的水桶,將水潑到男人頭上代替鬧鐘叫醒他,但是尤莉卡的聲音斷了他的動作。
「克洛維斯,你有帶菸來嗎?」
這孩子什麼時候抽起菸來了?
克洛維斯記得尤莉卡並不抽菸的。她有時會靠在他的肩膀上嗅聞他身上的味道,當克洛維斯問她是不是很在意菸味時,她的回答是不討厭菸草的味道,但是她更喜歡硝煙味。
「有盒古斯塔夫大人之前送的,這個可以嗎?」
「沒關係,給我吧。」
克洛維斯從上衣內袋中掏出菸盒,據首領所說這是經過一番功夫才從麥歐卡進口、即為稀少的高級菸草,十分珍貴,克洛維斯也因此一直捨不得抽它。
「幫我點燃它。」
尤莉卡隨意抽出一根,又催促克洛維斯為她點菸,克洛維斯找了一下才從口袋裡拿出打火機為她點火,尤莉卡盯著菸頭的紅光和搖曳的煙霧,眨了眨雙眼。
啊,她的心情似乎好多了。
克洛維斯看著尤莉卡似乎相當期待的捏著菸屁股的樣子,或許她也會想抽根菸轉換心情吧。這菸對新手來說有點辣吧,希望她別嗆到了才好。克洛維斯這麼悠哉的想著──

然後,尤莉卡毫不猶豫的將菸插進男人的眼球。
敏感的眼窩感受的菸頭的高溫,原本昏迷的男人發出震耳欲聾的慘叫,痛的幾乎整個人跳了起來,卻又被刑具牢牢固定,使他看起來像蚯蚓一樣滑稽。
唉,超稀有的真貴菸草……克洛維斯心疼的看著從囚犯眼中露出的菸屁股,這感覺像是貴婦人的高級絲絹被傭人拿來當擦腳布一樣吧。
「呵呵‥‥」
他聽到了尤莉卡極為輕微的笑聲,在克洛維斯眼中現在的尤莉卡一掃先前喪氣的模樣,如找到新玩具的幼兒一般雀躍,因喜悅而搖晃著自己的身體。
「真拿你沒辦法啊‥‥」
雖然連自己都沒抽過的好菸被拿去當刑求道具讓他覺得有點浪費,但既然讓她這麼高興,就算整盒都給她拿去玩也沒關係了吧。


只要能換到尤莉卡的笑容,有什麼是不值得的呢。








──
其實尤莉卡不是覺得拿菸插人很好玩,而是看克洛維斯心疼的樣子讓她覺得很開心yo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