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Unlight短篇]豐收之吻(庫恩X夏洛特、諾依串場)

※夏洛特第一人稱,諾依庫洛姆串場
※CP:庫恩X夏洛特
※星幽界日常,私設定、OOC等





聽說宅邸內來了新的戰士。
由於這個宅邸內鮮少娛樂,偶爾有新人入住便是宅邸內的大事,愛湊熱鬧的、閒來無事的戰士們紛紛跑到大廳一探新人的模樣。
但是這和我沒有關係。
現在我獨自走在居住區的走廊上,走廊的地板被布勞先生擦拭的閃閃發亮,踩在上面時忍不住會擔心將它弄髒了。我在一樣被侍者打理的乾乾淨淨的窗戶前停下,將玻璃窗當作鏡子,確認自己的儀容。今天特別早起整理的頭髮相當整齊,衣服上也沒有沾到任何髒東西,沒有問題。
隨意的看向如窗外,天空相當晴朗,是個適合出任務的好天氣。而今天的任務只是前往已開拓地區的例行任務,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會是個愉快的一天吧。
而且,今天難得能再次和庫恩先生一起執行任務──一想到這件事我便忍不住哼起歌來,感覺連腳步都變得輕盈了。

最初是因為來到這個宅邸的時間相近而被引導者安排和庫恩先生一起執行任務,經過幾次合作,引導者認為我和庫恩先生配合的很好,在以三人為單位的隊伍中,有好一陣子我們總是固定班底。
雖然剛開始時覺得庫恩先生是個很恐怖的人,但是只要和他相處一段時間,便會明白庫恩先生雖然嘴巴有點壞,但其實人相當親切的,而且也有讓人放不下、需要別人照顧的一面。
例如說每次執行任務的日子庫恩先生會因為睡過頭而遲到,有時候還會忘了自己被引導者排入隊伍,或是搞錯出發時間等等,真的是相當的糊塗,令人傷腦筋呢。
之前和尤莉卡小姐聊天時曾經提到這件事,尤莉卡小姐似乎不以為然,冷冷了說了一句:「下次他再遲到的話,我會捻碎他的。」
我想尤莉卡小姐是認真的,她並不是喜歡開玩笑的類型。
而今天任務隊伍的領隊正是尤莉卡小姐,為了不讓庫恩先生因遲到挨槌子,我決定親自去他的房間接他。
很快的我就來到了庫恩先生的房間門口,我先把頭上的蕾絲髮帶稍微弄歪一點才敲想木質的房門。因為沒有回應,我又多敲了幾次。
「啊啊、我起來了啦!」
門板另一邊傳來了庫恩先生不耐煩的模糊回應。他是不是誤認成康拉德先生或其他處的不太愉快的戰士呢。
「庫恩先生,是我,夏洛特。」
我報上自己的名字後聽到房間裡頭傳來床鋪的嗄吱聲,應該是剛從床上起來、正在穿衣服吧。接著是逐漸接近的腳步聲,房門很快的就被打開了。
庫恩先生沒什麼幹勁的倚靠在門框上,身上穿著寬鬆的睡褲,但上身並沒有穿睡衣。聽說裸睡會比穿著衣服睡暖和,庫恩先生是怕冷的類型嗎?
「唷,夏洛特。」
「早安,庫恩先生。今天我們有一起執行任務的預定,您還記得嗎?」
我以微笑回應他。希望我看起來是精神飽滿的樣子。
「嗯啊……夏洛特啊,妳不覺得那個機器人很討厭嗎,乾脆我們一起翹掉這次任務……」
「我會在這裡等您準備好的。」
雖然庫恩先生的邀請讓我覺得有些高興,但是擅自翹掉任務的話,引導者會很困擾的。而且我答應了尤莉卡小姐今天一定會準時將庫恩先生帶去集合點的。
聽了我的回答,庫恩先生以看起來不太情願的樣子搔了搔頭髮。
「還真是乖寶寶啊……妳等我一下,我換個衣服。」
「是的!」
「還有,妳的髮帶歪囉。」
庫恩先生在房門關上前注意到我瀏海上的歪斜頭飾,他伸出將手指末入我的髮間為我重新繫好髮帶,手指拂過臉頰的冰涼觸感令我感到雙頰發燙。
「我沒注意到呢,謝謝您。」
我說謊了,其實我是故意將頭飾弄歪的。
曾經意外的聽到碧姬媞小姐和C.C.小姐的談話,她說「故意露出破綻也是吸引男人注意的小技巧哦。」C.C.小姐完全不明白碧姬媞小姐的意思。我想她是要C.C.小姐多注意一下身邊的人吧,例如說泰瑞爾先生。
雖然這麼做好像有些心機,但這種程度的小聰明是能被准許的吧?庫恩先生竟然注意到了這小小的不同,令我覺得非常開心。想起方才手指劃過臉頰的觸感,臉頰似乎又熱了起來。希望我表現的不會太奇怪才好。


───

到了集合地點並沒有看到那熟悉的紅色身影,站在引導者身邊的是穿著藍白色系服裝的陌生少女。若說到宅邸內的陌生人,只有可能是剛到宅邸的新戰士吧?注意到我們的到來,少女將手放在胸前,有些誇張向我們行了個禮。
「初次見面,我是諾伊庫諾姆。」
「臨時異動。今天讓諾伊庫諾姆當領隊,庫恩和夏洛特沒有變。」
引導者抓著少女的衣角向我們說道。
少女明明就站在我的面前,卻有種她並不在這裡的虛幻感,還有一種說不上的熟悉感。她似乎和我見過的某個人相當神似,是布列依斯先生嗎,還是貝琳達小姐──不對,不是髮型,而是她舉止中散發出來的奇妙氣氛。
她毫不掩飾瞄了我一眼,似乎對我不感興趣,又看向庫恩先生的方向。
「你就是人偶說的庫恩嗎?今天可要麻煩你了。」
雖然少女是帶著微笑說出這句話,但她看著庫恩先生的眼神……若要形容的話,就像是小孩子拿到了新奇的玩具,迫不及待想拆開包裝的樣子。
庫恩先生沒有回話,他瞇著眼盯著少女。庫恩先生平時臉上總是帶著笑意(雖然有些戰士會認為那是挑釁),他現在只是「沒有笑」而已,卻讓我覺得有點可怕。
他臉無表情的俯視少女,但這反應似乎讓少女感到有趣,她像是被逗笑了一般輕笑出聲,接著像才剛注意到我的存在一樣的向我搭話。
「噢,純白少女……是夏洛特對吧?人偶也有說過妳的事,她說妳很可靠呢。」
「夏洛特,很可靠。」
引導者用力的點著頭。
「沒有、沒有這回事的……那個……我……」
我想好好的回應她,但吐出的話語卻不受控制變成懦弱的語調,少女扔是用那個笑容盯著我瞧,我越想讓自己的聲音充滿自信便越是打結。太丟人了,面對陌生人我就連一句話都沒辦法好好的講完。
「該出發了吧。」
不知是否是發現我的窘境,庫恩先生拍了拍我的背,方才還糾纏成團的負面情緒似乎也消失無蹤了。
「說的也是,那我們趕緊出發吧。我可是很期待你們的表現哦!」
少女不再將視線放在我身上,毫不在乎的轉過身跨出腳步,而引導者抓著她的衣擺奮力的想跟上她的步伐。庫恩先生仍是是不發一語,安靜的示意我跟上。
走在少女的右後方時我才敢直視她的側臉,不僅是是衣著和美麗的長髮,少女的眼眸也是淺色調的,連纖長的睫毛也是和髮色相同的銀白色。
純白少女。剛剛她是這麼稱呼我的,引導者似乎也是這麼形容我。
但是和她比起來,我也只是穿著一身白衣而已,我不像少女那樣由內而外彌漫著透明的、夢幻的美──沒錯,她才是真正的純白少女吧。
而我不過是空有其名的冒牌貨。

───

少女完美的擔當隊伍的領導,揮舞手杖時一頭長髮與衣襬飄逸的模樣不像是在戰鬥,反而像是在跳舞一般優雅美麗。
真了不起,雖然是第一次執行任務便擔任了領隊的位置,而且乾淨俐落的擊倒一路上的魔物,完全沒有我們出手的餘地。
和我完全不同。我剛到這個宅邸時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懂戰鬥的方式。當時的我只會躲在庫恩先生後面,一邊顫抖一邊緊閉眼睛等待戰鬥結束。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學會了打倒魔物的方式,我也能治療受傷的同伴,我在隊伍中有所貢獻,並非是毫無價值的存在。
突然的,我感到一陣昏眩,若不是庫恩先生及時扶住我,肯定會跌到地上的。
「妳沒事吧?」
「抱歉……只是有點頭暈而已,謝謝你。」
似乎是身體狀況不好,從出發後我的頭便經常毫無預警感到抽痛,像是被人從後腦勺用力敲了一下,但是回頭看的話卻什麼也沒看到,而且我身邊也只有庫恩先生在,不可能是被不存在的人打了腦袋吧?
我不想造成其他人的困擾而一直默默的忍受,但隨著隊伍的前進狀況變得更加嚴重,已經到了無法隱瞞的程度了。
「妳覺得很不舒服吧?這是那個丫頭的能力造成的。」
「咦?」
順著庫恩先生的視線看去,少女正獨自和魔物戰鬥。
「那個丫頭奪取我們的生命做為她的力量,她戰鬥時能表現的這麼輕鬆就是這個原因。」
我不從得摸上自己的後腦勺,回想起來今天幾次感到這種異常疼痛時少女都在和魔物戰鬥。
「今天可要麻煩你了」、「我可是很期待你們的表現哦」──想起了在出發前少女前的話語,和那別有深意的笑容與看待「物品」的眼神。
我們對她而言並非是同伴,而是道具嗎?想到這點我不禁感到一股寒意爬上我的背脊。
「夏洛特,這個妳戴著。」
庫恩先生取下他掛在脖子上的墜飾,替我戴上。那並不是什麼細緻的精品,只是簡單的用繩子穿過從龍身上取下的角。庫恩先生相當的喜歡龍,他似乎收藏了不少關於龍的戰利品。
這是個不可思議的飾品,將它捧在掌心時似乎能感到的一股微微的溫暖,而剛剛還困擾著我的暈眩感也減輕許多。
「將這麼重要的東西給我沒關係嗎?」
「我可沒說要給妳,只是借給妳而已。給我好好戴著。」
「是的!」
我接受了庫恩先生有些彆扭的的善意。

───

「看來他給妳的護身符救了妳一命呢。」
少女帶著笑意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我無法理解她為什麼在這種時候還能笑出來。
我將庫恩先生抱在懷中,暗紅色的液體不僅浸透了他的襯衫,也將我的衣服從純白色染成汙濁的黑色,我試圖用祈禱的力量為他治療,但這麼做一點意義也沒有。
庫恩先生已在戰鬥中死去。
而少女卻像是觀在看喜劇般在一旁笑著。
「我以為會是妳先死呢!畢竟那傢伙身強體壯的,生命力也相當旺盛。看來他是把保命符給了妳,但是自己卻撐不住了。」
少女的語氣像是在討論下午茶的甜點一樣輕鬆。
我抱緊懷中的庫恩先生,悲傷和不甘心的情緒交錯浮現;我感到呼吸有些而困難而深吸一口氣,但是鼻腔內滿是黏稠的液體,本來是想吸取氧氣的行為發出難聽的抽噎聲,淚水也開始模糊我的視線。
如果被庫恩先生看到我這樣子一定會被取笑吧。我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肯定很可笑,但我卻無法讓自己停止哭泣。
是因為我的關係,我「又一次」害庫恩先生死了。而一切都是我的錯。
「真搞不懂,在這裡死了也只會回去那個宅邸不是嗎?為什麼妳要哭?」
少女疑惑的歪著頭,無法理解我為何哭泣。
她怎麼可能會理解?將我們當作道具的她是不會懂的。
「唉,請不要這樣瞪我……如果妳希望的話,我可以讓他現在就在這裡復活哦?」
「什……」
她沒有給我考慮的時間,也沒有等我回答,便一把抓住庫恩先生的領子,然後──然後吻了他。
她吻了他。
接著便鬆開手,將庫恩先生推開。
「喏,妳好好看著吧。」
隨著少女的話語,庫恩先生像娃娃一樣癱軟的身體開始起變化。先是手指、然後是小腿開始抽動,接著全身像是觸電似的開始抽搐,口中發出難以辨別的模糊聲音,看起來像是掙扎著想起身,但很快的又像斷線的魁儡般「碰」的一聲,重重倒在地上。他不再動了。
「啊啊──失敗了,看來還沒想起全部的能力啊。」
少女看向地上的庫恩先生,大力的嘆了口氣。
我不知道我看了庫恩先生多久,直到引導者拉了我的衣袖,我才發現我從剛才就一直屏住呼吸。
我站了起來,朝少女走去。少女似乎在說些什麼,但我聽不到她的聲音,也看不懂她的肢體動作在表達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打了她一巴掌。









─附錄─


今晚醫護室有三位傷患,音音夢為了照顧傷者而決定在醫護室過夜。
但事實上真的需要照護的傷患只有一位,而那位患者正是梅莉的朋友(雖然本人極力否認)──諾伊庫諾姆。
她的左頰腫了一大包,但不管音音夢怎麼追問她都不願意回答,只含糊的說是在任務中受傷的。而且造成傷害的力道似乎很大,不只是造成臉頰紅腫,在受到衝擊的同時她還咬到了舌頭,而且諾伊庫諾姆到現在仍有耳鳴的問題。
庫恩和夏洛特雖然身體都很虛弱,但兩人都相當安穩的躺在病床上熟睡,相信只要好好休息便能恢復精神了吧!音音夢一邊想著,一邊為他們蓋好被子。
諾伊庫諾姆坐在床上把玩著別有花朵和羽毛的禮帽,沒有就寢的打算。
「要好好睡覺,身體才會康復哦!」
「我還不想睡。」
「睡不著的話,要喝蜂蜜牛奶嗎?如果肚子餓的話,也還有露緹亞做的餅乾哦!」
我討厭牛奶,也討厭蜂蜜,更討厭餅乾──在諾伊庫諾姆開口回絕前,醫護室的房門傳來規律的敲門聲,音音夢很快的便去應了門。來人是比音音夢高一點的梅莉,她手上的托盤放著三杯熱牛奶和一盤餅乾。
「今天是特別服務,幫妳加了很多蜂蜜哦!」
梅莉面帶微笑,端著蜂蜜牛奶朝諾伊庫諾姆逼近。


--
當初是搞笑向的諾依計品文,「不需要兩個純白少女!」這樣的無厘頭故事,不知為何就變成少女濾鏡後的庫恩了
這篇打完後看到站在大廳淫笑的庫恩忍不住笑了一下自己腦洞wwww

這篇同時也是金諾依和專武的祭品文
寫完之後就抽到了金諾依和庫恩專武的古龍之角呢~~(❁´ω`❁)*✲゚*
……夏洛特專武呢?。・゚・(つд`゚)・゚・


直接懶人包:
大小姐很開心的帶諾依出去玩,結果沒發現L3諾依會抽死隊友就把庫恩抽死了
夏洛特震怒,怒斥:「你把同伴抽死,是多麼得意的事,好拿來說嘴!」便一掌拍死諾依
最後諾依被兩個魔砲少女包圍強迫喝下白白的液體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