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Unlight短篇] 公主抱(馬庫斯+尤莉卡)

※馬庫斯+尤莉卡主,CP傾向:庫恩夏洛特和閃貓/王子貓
※星幽界日常,有捏造、OOC等
※前面有部份血腥描寫、少女心(?)尤莉卡、教主不憫注意
PS.夢魔就是M2的異色版梅芙



  星幽界中有許多的魔物。
  依侍者所言,這些魔物都是依照炎之聖女的記憶所創造出來的,有如同猛獸的、有機械外型的,或是只有在傳說中才會出現、卻和連隊成員有深厚淵源的龍。亦有部分相貌與人類相似,甚至連行為舉止都像是擁有知性的魔物。
  有部分戰士相當不喜歡遇上這種似人非人的魔物,因為在斬殺這些魔物時,「牠們」會露出恐懼、憤怒、懊悔或者悲傷的神情,有時還會有近似求饒的行為--就像人類一樣。
  對抱有良知的戰士而言,他們會感覺自己像在在殺害人類,如同他們生前奪走的諸多人命,罪惡感將緊緊的掐住他們的良知,再次折磨他們。
  當然,那只是部份戰士,對另一些人來說殺人與否並不構成問題,或許還能從中得到喜悅。至少尤莉卡是如此。

  紅衣修女舉起愛用的石錘朝著敵人使勁揮下,重重的擊碎了夢魔的右腿,使「牠」痛得放聲哭叫。
  夢魔的外表像是個普通的少女,但頭上突兀的雙角和奇異的手腳可明顯看出「牠」並非人類,而是這個世界的創造主所製作的魔物之一。
  儘管夢魔的哭喊使尤莉卡感到胸口燥熱,但尤莉卡並非是刻意想折磨「牠」而避開要害的,她一向奉行速戰速決、直擊敵人要害的信條。若夢魔乖乖就範,「牠」甚至還來不及感到痛苦便死去了,但由於「牠」躲開了尤莉卡的攻擊,意外的造成了夢魔此刻的慘況。
  夢魔的右腳紐曲成不可思議的形狀,那是因為大腿開放性骨折了,突出的骨頭刺穿了奇特顏色的皮膚,在一片血肉模糊中顯得潔白。
  怪物的血也是紅色的。怪物的骨頭也是白色的。
  尤莉卡低頭看著「牠」在暗紅色的泥濘中毫無意義的扭動身體,這並非尤莉卡的期望。但是,尤莉卡承認這景色令她感到滿足,且願意多花時間觀看夢魔慢慢的走向死亡。

  「別玩了。早點結束然後早點回去吧。」
 一道男人的聲音打斷尤莉卡逐漸高漲的情緒,尤莉卡轉過身看向身後的引導者和同行的隊友。引導者安靜的站在庫恩身旁,神情漠然的抓著他的頭髮,此刻庫恩將臉色蒼白的夏洛特打橫抱在懷中,以十分不悅的表情瞪著尤莉卡。
  夏洛特方才被躲在暗處的魔物襲擊而失去意識,雖然傷勢並不嚴重,但庫恩堅持要盡快返回宅邸,強硬的要求引導者結束這次的任務。
  像這樣橫抱女方的行為,一般稱之為公主抱吧?因為夏洛特小姐很輕,所以很輕易的就能抱起來了--尤莉卡漫不經心的想著,她認為被人抱著的夏洛特十分可愛。
  庫恩再次投以不耐煩的催促眼神,於是尤莉卡重新握緊手上的石錘,走向倒在地上的夢魔。
  這次很快就會結束了。





  「公主抱真不錯啊,我也想試一次看看。」

  當尤莉卡唐突的說出這句話時,夏洛特和艾茵正在替她編辮子。現在她們三人坐在交誼廳一角的小沙發上,桌上擺著梳子、緞帶和一些艾茵自己做的飾品。
  最初是夏洛特無心的一句「尤莉卡小姐的頭髮很長,要不要換個髮型看看呢」,知道尤莉卡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在打扮上後,夏洛特便主動要求替她梳理頭髮。不知何時艾茵也帶著一盒髮飾加入其中,兩人開開心心的替尤莉卡改變髮型,談論著女孩間的話題,令尤莉卡覺得自己成了這兩個人扮家家酒的洋娃娃,而週遭正飄散著粉紅色的花瓣。

  「那個……尤莉卡小姐剛剛是說……公主抱嗎?」
  「想試一次看看,是這麼說的嗎?」
  尤莉卡平時並不多話,當她突兀的說出這句「很沒有尤莉卡風格」的話語時,夏洛特和艾茵都停下手邊的動作,懷疑是否是自己聽錯了。
  「是的,其實我很憧憬公主抱。兩位都有被人公主抱的經驗吧?上次出任務時夏洛特小姐就是被庫恩……」
  「那、那只是意外!是因為受傷了才會這樣的!」
  不等尤莉卡說完,夏洛特紅著臉急急忙忙的打斷他的話,那件事似乎讓她相當難為情。
  尤莉卡點了點頭就不再說下去了,她能體諒夏洛特的心情。雖然尤莉卡誤解為是因為被魔物擊倒而感到丟人。
  「艾茵小姐也曾被弗雷特里西先生公主抱過吧?這是我從引導者那裡聽來的。」
  「咦!?那時我是貓,所以不能算公主抱啦!」
  聽到尤莉卡提起那個人的事,艾茵也漲紅了臉。當然,尤莉卡一樣誤解了艾茵臉紅的原因。
  「還有古魯瓦爾……」
  「不。那不是公主抱,我只是被他拎著脖子丟到籠子裡而已。差了十萬八千里,絕對不是。」
  相較於方才羞澀扭捏的模樣,一聽到黑太子的名字艾茵便沉著臉果斷的否定尤莉卡,神情凝重的像是要被抓去做成標本一樣。
  「總之--我相當的憧憬公主抱,而且非常想理解被人公主抱是什麼樣的感覺。但是非常遺憾,我並沒有那樣的對象。」
  「古斯塔夫先生不願意嗎?」
  夏洛特歪著頭發問,若說到宅邸中和尤莉卡關係最密切的人,就是她的上司了。
  「不,古斯塔夫大人很開心的說了『滿足部下的要求,也是身為首領的義務唷。』後就答應了。然後他被送去音音夢小姐那邊,到現在都還躺在醫護室……我想你們都了解我的身體和一般人不太一樣。」
  難道是被壓扁了嗎--夏洛特和艾茵同時打了個寒顫。
  雖然尤莉卡外表看來和一般女性差不多,但身體內部卻是由機械構成的,也因此她的體重超乎常人。有次尤莉卡只是不小心踩了一下古斯塔夫的腳,就讓他整整三個星期沒辦法沒辦法正常走路。
  「所以我想拜託力氣比較大的戰士試看看,例如米利安先生。」
  「米利安先生……物理上不可能吧。」
  「艾茵小姐說的對,所以我有考慮問看看弗雷特--」
  「絕對不可以!因為雙胞胎的伯恩哈德先生會很困擾的,他會頭痛胃痛關節痛,所以那個人不行!」
  不等尤莉卡將話說完,艾茵便一股腦的說出完全不成理由的理由阻止尤莉卡。
  原來伯恩哈德有頭痛胃痛關節痛的困擾嗎。尤莉卡沒聽出艾茵話語中的矛盾,單純從字面上解讀,相信了艾茵阻止她的理由。
  「我明白了。那麼,我去找庫……」
  「不行!那個……庫、庫恩先生一定不會答應的,而且碧姬媞小姐也會不高興的……所以……所以不可以……」
  「我可以理解。」
  夏洛特也是不等尤莉卡將話說完便急忙制止。雖然尤莉卡不明白夏洛特為何臉紅,又為何支支吾吾的,但她同意那個生性小氣過度自我感覺良好又有曝露癖的庫恩不會那麼親切的答應她,事實上除了任務需要之外尤莉卡也不想和他有多餘的接觸。
  
  「為什麼尤莉卡小姐會想被公主抱呢?」
  面對夏洛特的疑問,尤莉卡不知該如何回答。因為她正是看到夏洛特被人抱在懷中的模樣才會心生憧憬,那惹人憐愛的模樣和身為武器的尤莉卡無緣。
  艾茵提出了「被不熟的人公主抱也很尷尬吧」的看法後獲得夏洛特的認同,這個話題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的便被帶到了別的話題上。多妮妲又和雪莉吵架了,露緹亞在開發新的點心食譜,似乎是刻意的引導到鎖碎日常話題上。
  尤莉卡安靜的聽著她們聊天,胸口卻有股揮之不去的鬱悶感。





  馬庫斯獨自站在宅邸門口等待引導者和同行的隊友。
  依照他的電子腦中的時間裝置,現在早已過了任務隊伍出發的預定時間,但大廳內或門外都只有他一個人。這不是什麼值得意外的事,畢竟引導者自身就沒什麼時間觀念,會嚴守時間的戰士也是少數。
  而這次隊友之一的庫恩在馬庫斯腦中也有多次遲到或放鴿子的不良紀錄。根據記錄,庫恩只有在和碧姬媞或夏洛特同行時會「稍微」遵守時間一點,如果被安排和凱倫貝克或康拉德一組,則有七成機率會直接搞失蹤。
  另一個隊友的紀錄不多,比較特殊的紀錄是她的體重高達一百公斤,而且讓宅邸內的一個戰士負傷三個星期。

  在馬庫斯決定主動進屋內去尋找引導者時,宅邸的大門被推開了,出來的是一身紅色洋裝的引導者和紅衣修女。引導者快步跑到馬庫斯身邊,抓著他的批風,馬庫斯明白這是要他蹲低一點的意思,於是他蹲下身,讓視線與引導者同高。
  「馬庫斯,你知道什麼是公主抱嗎?」
  「……」
  馬庫斯快速的讀取電子腦中的影像紀錄。有連隊成員抱著年輕女孩、新郎抱著美麗新娘的數段畫面。雖然和他平常搬運引導者的姿勢不同,但是符合引導者的口中的名詞。馬庫斯點了點頭。
  「馬庫斯抱得動尤莉卡嗎?」
  「……?」
  一百公斤。馬庫斯腦中立刻浮現這個紀錄,他看向尤莉卡,她的表情就像戴著面具一樣,沒有任何變化。電子腦很快的便算出結論,馬庫斯再次點頭。
  「那……如果要你公主抱尤莉卡,你願意嗎?」
  引導者小聲的說道。和戰鬥中所下達的指令不同,這不是命令,而是請求,馬庫斯有拒絕的權利。
  沒有必要搬運她,這個行為沒有意義,也對戰鬥沒有任何幫助,應該回絕。電子腦很快的就得出這個結果。
  但是馬庫斯決定違背電子腦所推算出來的最好選擇,他走向尤莉卡,依照他以往搬運引導者的經驗,環住她的手臂和腿,由於體積和重量都和引導者相距甚遠,使得馬庫斯一度失去平衡,但他很快的重新調整的姿勢以支撐尤莉卡。

  身體陌生的浮空感使尤莉卡驚訝的睜大了雙眼,這對尤莉卡而言已經是她最豐富的表情變化了。尤莉卡看向馬庫斯那張戴著面具的臉--不是形容,確實是個面具。
  一時間尤莉卡有種摘下那面具的衝動,但尤莉卡記得很清楚,宅邸安全守則內明文規定絕對不能觸碰馬庫斯的面具,因此這個想法只是讓她動了一下手指而沒有下一步動作。
  沉默壟罩了他們兩人。即使將引導者算在內,本來他們都不是什麼愛說話的社交生物,沉默並沒有讓他們感到不安或尷尬。尤莉卡輕輕閉上眼,感受微風吹拂在臉上的觸感。

  「感覺不錯。」
  尤莉卡開口後得到了引導者的讚同,馬庫斯依然沉默不語,但和方才一樣再次點頭。







附錄(?


-音音夢的日記-

古斯塔夫受傷住院了。尤莉卡把他扛到醫護室。他的手骨折了,問他怎麼了他又不肯講。我幫他綁了繃帶。

古斯塔夫和我要紙和筆,我把我的蠟筆和圖畫紙借給他,他說這個剛好。今天古斯塔夫一直在畫圖。

古斯塔夫畫了很多圖,我問他為什麼要畫腳掌,他就生氣了,說那個是手。

露緹亞拿了餅乾過來,說全部都給我吃,不要給古斯塔夫。我在吃餅乾的時候,古斯塔夫露出非常羨慕的表情。露緹亞做的餅乾最好吃了。

古斯塔夫今天出院了,他拿著他自己畫的圖在宅邸內到處招募新人。威廉又吐血了,梅莉很生氣。

古斯塔夫又住院了,人偶小姐很擔心。沒關係,我會把他壞掉的地方治好的,不要擔心哦。


附錄2

(任務中)
庫恩:……
馬庫斯:……
尤莉卡:……
引導者:……
庫恩:拜託你們不要只會點點點啦,說句話好嗎?
馬庫斯:……?
尤莉卡:……!
引導者:wwwwww
庫恩:真是夠了……還有你們為什麼全都要掛在馬庫斯身上,像棵血腥聖誕樹一樣……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