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Unlight短篇] 康拉德(康拉德中心)

※康拉德中心
※無CP向 ,碧姬媞、庫恩串場 (可能有輕微康庫康/康伊/凱碧的傾向)
※大量生前捏造、OOC
※康康的R1咧←當時等康康R1等得累不愛


  時值初春,清晨的空氣仍帶著寒意。當同窗還賴在暖和的被窩中時,康拉德已經梳洗完畢,坐在書桌前埋首苦讀。不浪費任何的時間努力學習,這是康拉德盡學生義務的方式。

  「實現大善世界」,這是他所就讀的露比娜絲學園的教育理念。該校位於羅占布爾克的山岳地區,擁有廣大的校地和悠久的歷史,亦栽培出許多人材在帝國發光發熱。
  帝國各地的父母慕名而來,想盡辦法想將自己的孩子送進露比娜絲學園就讀,而就讀此校的學生們無不是經過試驗的優秀人才,他們的家長也必須擁有足夠雄厚的財力,才能支付起其昂貴的學費。家長的捐款也會影響其孩子在學校中的地位,若僅是足已支付學費,那麼在隱藏的階級中是最低階的,這類學生通常會依附某個階級比他高的同學,小心翼翼的討好他,不要強出頭,乖乖的當個小跟班,如此便能平安的度過他的學生生活。
  而康拉德並不屬任何一個團體。他並非帝國人,而是來自臨近的米利加迪亞王國,以留學生的身分入學。他並不是唯一的外國人,露比娜絲學園也對國外招收留學生,校內也有來自其他國家、生於富裕之家或貴族階級的留學生。但康拉德也沒有顯赫的家世,他的家族十分虔誠,世世代投身於神職工作,生活節儉,以獻身於神為己身責任。儘管他的家族在地方上是受人尊敬的,但絕非是富有的家庭。
  若依他的同學們的說法--康拉德並不屬於他們這個「階級」。

  康拉德之所以在此,是因為露比娜絲學園約在十年前開始十分積極的向米利加迪亞招募優秀學子,對於他們所擔心的鉅額學費,校方則表示有贊助者樂意支付他們就讀期間的一切支出。
  當時康拉德由於天資聰敏且身家清白而且選上,和幾個同齡孩子被帶到主教面前,他還記得當時主教握住他們的手,慈祥的提醒他們不要忘了信仰,要他們將所學奉獻於神,奉獻於大君。
  進入學園就讀也接近十年,這段時間他不曾回家過,和他一起來學園的孩子有人無法適應和權貴之子打交道的生活,有人迷失於羅占布爾克糜爛的一面,因而陸續離開學園,僅留下康拉德獨自一人。
  他的成績優秀、表現優異,儘管在充滿階級意識的學園內他並沒有太大的表現空間,但仍得到教師們極好的評價,如今他已是校內最高年級,他很早的便決定未來想從事醫療工作,儘管離畢業還有一段時間,他已經取得位於帝都斐度、羅占布爾克的兩間醫學院的內定資格。他的贊助者也對於康拉德的努力表示認同與信任,並且表明不論康拉德選擇哪一間,她願意繼續資助康拉德就讀醫學院的生活費和學費,以讓他能無後顧之憂的完成學業,如願成為醫生。
   康拉德對他的贊助者--愛爾史塔多女士心懷感激與尊敬。康拉德知道她也是露比娜絲學園的畢業生,他只有在進入學園就讀時見過她一次,但她美麗的容貌著實讓年幼的康拉德留下深刻的印象。

  房間外傳來同學們笑鬧聲,康拉德看向書桌上的鬧鐘確認時間,他將書桌收拾好,換上量身訂做的西裝制服,在鏡子前仔細的繫上領帶。以後也沒有機會再穿這套制服了吧。康拉德看著鏡子中穿著高價的訂製制服的自己。由於康拉德有運動的習慣,他的身材較為結實,裁縫曾笑說他的身材相當完美的衣架,他們精心製作的西裝穿在康拉德身上可沒有白費啊。但是對處於成長期的康拉德而言,他寧願自己的身高再高一點。
  訂做身上這套西裝的錢也是由愛爾史塔多女士支付的。他曾經對量身訂做制服一事相當驚訝,價錢更是讓他瞪目結舌,他寫了封信給愛爾史塔多女士表達他的感謝與惶恐,但愛爾史塔多女士的回信只有簡短一句:「這是進入我們這個世界的基本哦。」
  


  前往餐廳的途中,一路上遇到的同學們對康拉德親切的笑著道早安,而他也會回以微笑,多年來康拉德已經學會他這種階級的人該如何和他們那個階級的人相處。儘管康拉德心裡明白,他們從未真正的接納他,而他也不曾真心的將他們當做朋友。
  餐廳內吵吵鬧鬧的,幾個同學圍著報紙在談論著些什麼,康拉德湊進一看,頭版標題大大的寫著:午夜惡魔再度出現!?年幼女童在醫院失蹤,其父母悲痛欲絕。
  惡魔……?
  斗大的印刷體吸引康拉德的目光,他繼續閱讀報導,一名天生病弱的小女孩因不明原因的高燒住進加護病房,那不是她第一次住院,她的父母為了支付女兒的醫藥費日以繼夜的工作著,因此無法在醫院陪伴她過夜。根據目擊護士的說法,她聽到了小提琴的聲音而到女孩的病房巡視,她看到一個年輕人抱著女孩從窗戶離開--然後她便失去意識了。當她醒來時,只看到空無一人的病床。但是女孩的病房在七樓。
  由於護士精神狀況十分不穩定,因此警方並沒有採信她的說詞,但是他們也找不到關於女孩行蹤的線索。
  周遭的同學們熱烈的討論著,一定是那個惡魔吧,還提著小提琴呢--午夜的惡魔,康拉德以前只當它是口耳相傳的都市傳說。

  據說它的案件最早能追溯到至今約一百年前,最早是醫院的新生兒失蹤,或是在早上母親要喊孩子起床時才發現兒童房內空無一人,甚至謠傳它會對落單的孩子下手。共通點是失蹤的孩子都是年幼的女孩,並且有幾起案件有目擊證人指出聽到小提琴的聲音、或是看到一個年輕的男人,甚至曾有案例是找到了帶著女兒出遊的父親死法離奇的遺體,女兒卻不知所蹤。漸漸的有人將其稱之為「午夜惡魔」,為人父母者無不緊看著自己的孩子,並且用它來訓斥自己的孩子遵守規矩。

  康拉德最初相信它只是父母編出來騙孩子的故事,就像童話中的狼、綁架公主的壞龍一樣的是虛構的存在。但他稍做調查後,發現這些案子是連續且有計畫性的,恐怕是人口販子用惡魔之名掩飾他們的罪行吧。
  這是非常合常理的判斷,但是卻有不合常理的事情--有失蹤的女孩回家了。
  這些回家的女孩已是荳蔻年華的少女,他們的父母最先會抱著女兒痛哭,感謝上帝讓他們的女兒回家了,但是很快的他們就會在女兒身上發現異常之處。這些少女們卻像是靈魂被剝離了一樣,想不起來自己過去數年在哪生活、見過什麼人、做過什麼事,她們的記憶停留在她們失蹤之前,還趴在父親背上玩耍時的年紀,並且不斷說著他們聽到了旁人聽不到的聲音,或是看到不存在的某種東西。
  康拉德認為在眾多的誘拐案件中,有許多是犯罪集團用惡魔之名幹下的案子,但是其中卻有幾件相當弔詭,就像是在扮家家酒的廚房組中混了一把利刃。在眾多的案件中,混雜了一部分是「某人」,或說是「真正的惡魔」所做的真正案件。

  他們是惡魔。
  是的,無論是犯罪集團或是那個「真正的惡魔」,他們都是惡魔。  
  神一定給予惡魔他們應得的神罰。

  康拉德年幼時,他的父母總是教導他人是善良的。
  神降臨考驗在每個人身上,或許我們會遇到抱持惡意的人,但這也是神的考驗。神在考驗他,也在考驗我們。我們必須保持內心的良善,信任並以善對待身邊的每個人,如此一來我們才能通過神的考驗,才能前往神的身邊--他如此深信,至今康拉德仍信奉著神的旨意。
  
  人是善良的。但是他們並不是人,而是惡魔啊。
 


  用完早餐,宿舍的傭人前來告知有康拉德的訪客在音樂堂等他。
  會來探訪的人少之又少,即使故鄉的家人想來探視他,也因路途遙遠而不得成行,因此康拉德的很快的就知道來人的身分。
  簡單的向傭人道了聲謝,康拉德踏著雀躍的步伐前往音樂堂。

  當他來到音樂堂,便看到一個男人倚靠在門外,穿著長版的西裝外套,一頭長髮在腦後編成長長的辮子,高壯的身材使他顯得醒目,康拉得遠遠的便認出他來。
  「庫恩先生!」
  「唷!一陣子沒見你長大了不少嘛,康拉德。」
  庫恩為愛爾史塔多女士工作,也是她的代理人,康拉德和愛爾史塔多女士之間都是透過庫恩連絡的。雖然兩人之間並不常碰面,但是對康拉德而言穩重又親切的庫恩是心目中成熟男性的典範,康拉德相當信任他,可以說是康拉德少數能敞開心胸的對象。
  「庫恩先生,您怎麼突然就來了,也不先寫信通知我一聲呢?」
  「因為昨晚有些突發狀況……算了,這不重要。事實上呢,今天要來找你的並不是我哦。」
  「咦……你的意思是……」
  「沒錯--碧姬媞大人就在裡面,別讓她等太久了。」
  康拉德一驚,雖然他已有準備近期必須和愛爾史塔多女士商討未來出路,但他沒預料到會見到長年僅有透過信件和庫恩傳遞訊息的愛爾史塔多女士會親自來到學校。
  康拉德推開音樂堂頗有年代的老舊木門。
  這座音樂堂從創校初期便坐落於校園中,儘管經過多次整修,音樂堂仍被刻意維持著百年的歷史感,康拉德有時會認為這座音樂堂有種特別的氣氛,就像是百年前的空氣仍留在其中,即使是百年前的學生們看到現在的音樂堂,也會認為這裡沒有任何改變吧。

  愛爾史塔多女士--碧姬媞‧愛爾史塔多坐在前排的木製長椅上,聽到開門聲而回過頭,對康拉德微微一笑。
  「好久不見了,康拉德。」
  「是、是的!愛爾史塔多女士!很高興能見到您!」
  見到和他記憶中一樣美麗的容貌和微笑,康拉德不禁感到臉頰發熱、連回話的聲音都不禁放大音量,他隨即發現自己的失禮,立刻便開始懊惱起來。
  碧姬媞輕笑表示她並不在意,揮手招呼康拉德到她身旁的位子坐下好好聊聊,但康拉德認為和長輩並肩而坐是逾矩的行為,堅持必須站著。庫恩了解康拉德的個性,出面為有些尷尬的氣氛打了個圓場。
  最後康拉德是像個衛兵一樣直挺挺的站著,碧姬媞似乎對他過於認真的個性感到好笑,但她並沒有因此而發怒,臉上依然帶著笑容,似乎隨時都是相當愉快的樣子。

  就像我在信中說的一樣,不管康拉德你選擇要去斐度或羅占布爾克,愛爾史塔多家仍會繼續支助你在就學期間的所有學費和生活費的,你只要好好學習就好了--不過,我個人是希望你能留在羅占布爾克哦。如果你這麼優秀的人才將來願意來愛爾史塔多家族經營的設施中服務的話就更好了呢。
  碧姬媞親自向康拉德保證未來的贊助,並且會支持康拉德的選擇。
  但康拉德已經做好決定了,他想留在羅占布爾克,盡自己微薄的力量報答碧姬媞的恩情。

  「這裡和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呢。」
  對於未來出路的討論告一段落後,碧姬媞環顧四周,看似懷念的拋出話語。
  「以前我有個認識的人相當喜歡小提琴,那時候他常常在學校裡面演奏,這個音樂堂可說是他一個人的舞台呢。」
  碧姬媞只隨口說了一句便沒有繼續談論這個話題,但康拉德注意到當碧姬媞提到喜歡小提琴的朋友時的眼神散發和平時不同的光芒。
  康拉德知道碧姬媞也曾就讀露比娜絲學園,除了贊助出生清寒的優秀學生之外,同時也捐了不少的錢給學校。庫恩和康拉德說過,他在碧姬媞就讀露比娜絲學園時便已經在愛爾史塔多家服侍碧姬,但康拉德不曾聽庫恩提過關於碧姬媞學生時期的事情。
「不過,懷念過去一點意義也沒有,和復仇一樣都只是無聊又可笑的念頭。」
  雖然康拉德感到好奇,但在他猶疑自己是否有資格發問時,碧姬媞沉著醶看向他,他對她的嚴肅表情感到驚訝。
  「康拉德。你知道昨天晚上發生的兒童失蹤案件嗎?」
  「是,略有耳聞。」
  「那麼--你知道那孩子失蹤的醫院,其實是我旗下的設施嗎?」
  「咦?」
  愛爾史塔多家族在羅占布爾克經營多家醫療設施、藥廠和其他相關產業,可是說羅占布爾克內的醫療產業龍頭,羅占布爾克的市民都曾直接或間接的使用愛爾史塔多家的醫療資源。如果那個失蹤的孩子是在碧姬媞的醫院內接受治療,似乎也不是值得意外的事。
  「那個女孩她天生就有相當罕見的疾病,從很小的時候就常常進出醫院……不,與其說罕見,不如說唯一的病例吧。別說是羅占布爾克了,整個古朗德利尼亞也不出幾個吧。」
  碧姬媞垂下眼瞼,臉上寫滿苦惱。
  「即使我找來了帝國最優秀的團隊,依然找不出治療他的方法,我們甚至也無法完全掌握他的病因。康拉德,你知道嗎?我是真的希望那孩子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是的……」
  康拉德說不出話,只能靜靜的聽著碧姬媞繼續述說那孩子的事。碧姬媞相當的了解那孩子,他能感受到碧姬媞的真心,但同時也感到一股不協調感。
  當他試著探索那不協調感的來源時,突然的他聞到令人頭暈的甜美香味,是碧姬媞的香水嗎?
  他試著集中精神,卻發現腦袋一陣昏沉,連碧姬媞的聲音也逐漸遠去,她似乎發現了自己的異狀,但碧姬媞的面容在康拉德眼中像是扭曲的默劇,雙唇張合卻沒發出任何聲音,康拉德著急的想站起身,卻狼狽摔到木質地板上,發出巨大聲響。
  另一道異味竄入康拉德的鼻腔,潮濕的腐臭令他聯想到小時候在雨中看到的幼犬屍體,可悲的被遺棄在大雨之中腐敗。這令他感到反胃,他努力的想撐起身子,他不想在庫恩和碧姬媞的面前丟臉,更不希望自己造成他們的困擾。他在地上掙扎,但他發現碧姬媞此刻仍坐在椅子上,絲毫沒有幫助他的意思,而從剛才就沒說過一句話的庫恩也不見身影,他用逐漸模糊的視力在音樂堂內尋找著,霧濛濛的視線看到一道黑影,他覺得黑影正在窺伺他,甚至是在嘲諷他。

  ──不管是殺死他或把他給古斯塔夫都太可惜了呢。
  

  陌生的沙啞聲音貫入康拉德的腦袋,身體像鉛塊一樣沉重,思緒混亂的像是被人拿著勺子用力攪拌,他感到意識逐漸融化,任憑他如何掙扎,最後仍沉入黑暗之中。






那孩子的父母現在仍在哭泣著吧
茫然無助的四處尋找失蹤的孩子
聲嘶力竭的喊著失蹤孩子的名字
悲傷憔悴的乞求著那孩子的歸來
伊芙琳──伊芙琳──
父母呼喚的聲音,卻無法傳到那孩子的耳中。














--
其實是魔女R卡出來前的構想XDDDD
一開始是因為魔女的對話裡有提到旋律、惡魔……這類的,都讓人聯想到凱倫貝克(不過現在「惡魔」好像不只有凱倫了)
隨著被凱倫養大的夏洛特出現,不禁開始猜測魔女該不會也是被惡魔音樂家養大的吧?
當然這個推測在魔女R卡出來後就被打臉了,不過竟然還冒出了一個康醫生啊啊啊啊啊Σ( ° △ °)

總之是腦洞的產物,而且老實說這篇拖了很久,結果康康都還沒出R卡wwwwwww
批著人皮(?)的庫恩是個人興趣,等康康長大後搞清楚庫恩是怎麼樣的傢伙大概會很怒吧w

想不到篇名所以用人名。
順代一提,這篇的存檔檔名叫「康康的R1咧」

發表留言

secret

top↑

comment

No title

會有後續嗎?

Re: No title

> 會有後續嗎?
你好/
這篇短篇是康拉德和伊芙琳R1出來前的一些構想(可以說是R1召喚文XD)
隨著R1推出想法也有些改變了,目前沒打算再寫後續
謝謝你的留言:3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op↑

自我介紹

某卜

Author:某卜
BG.腐.百合三向通吃的小小自耕農

UL偏愛魯比歐那線和凱倫等人的貴圈真亂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噗浪

計數器

分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